时事评论

专访:特朗普打破死水 中国作用有限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前夕,中国外交部呼吁各方谨慎行事。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提出“四点主张”。其中也提及巴以均为一带一路的重要伙伴。中东问题专家殷罡认为,中国在巴以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是最低限度的参与。

Israel Jerusalem Panorama (Getty Images/AFP/A. Gharabli)

耶路撒冷老城

德国之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提出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四点主张。其中曾提到支持巴勒斯坦独立建国,同时以色列的生存权和合理安全关切也应得到充分尊重。中国在以巴问题上的基本立场究竟如何,是出于怎样的考量?

殷罡:实际上中国支持"两国方案",这个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就是需要有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说要考虑到以色列的利益等等,这个都包含支持"两国方案"这个框架之内了。

事实上从1993年以后,中国在巴勒斯坦、以色利关系的问题上,立场其实没有变。就是呼吁停止冲突、恢复和谈。同时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中国提出一点:排除干扰。我们看到无论在以色利、巴勒斯坦内部,还是在中东地区,都有干扰以巴和谈的势力。以色列总理拉宾在1995年就是被这种势力暗杀的。2000年,以巴和谈陷入中断,也是受到内外势力的干扰。

过去中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说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现在从去年开始,这一点在认识上倒是有了一些改变。现在中国政府包括习近平主席本人,他说巴勒斯坦问题是中东的根源性问题,而且是之一。一个边缘性问题。既然不再是核心,就应该及早解决。

我们看到过去几年,巴勒斯坦问题已经被极度地边缘化了。特别是阿拉伯之春以后,紧接着就是叙利亚的内乱,然后是伊斯兰国肆虐这个地区,没有人问巴勒斯坦的事情。巴勒斯坦问题完全被忽视、被冷落了。原因是什么呢?我想,巴勒斯坦还是应该多找找自己的原因。其实有一个最基本的常识,就是巴勒斯坦与以色利的和平,需要巴勒斯坦内部的统一,要求有一个统一的巴勒斯坦的声音,统一的政权,一支统一的军队。这样才有资格同其它国家签署协议。否则签了也没用。1993年奥斯陆协议,以色列的确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同巴解组织签了和解协议,这个协议为什么被废除了?为什么协议废除之后巴勒斯坦反而出现了两个政权?这些问题应该被充分地考虑到。我觉得中国政府和民间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的态度事实上是比较冷静的。

USA Trump erkennt Jerusalem als Israels Hauptstadt an (picture alliance/dpa/AP/E. Vucci)

特朗普12月6日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德国之声:周三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之前,中国外交部表示,呼吁各方谨慎行事。目前我们尚未看到中方的最新表态。您认为会是怎样的反应?

殷罡:我觉得还跟昨天的差不多。就是说因为耶路撒冷问题很敏感,需要慎重。并没有说美国的宣布是毫无道理的。也不可能说耶路撒冷根本不是以色列的首都。因为事实上耶路撒冷就是以色列的首都。而且中国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中国支持巴勒斯坦建立一个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和支持巴勒斯坦在耶路撒冷建都并不矛盾。

目前国际舆论在特朗普总统的这个宣布上可能是陷入一片哗然,似乎是美国拉了偏手。实际上问题不是这样。两国方案、而且两个国家都要求在耶路撒冷建立首都,这个愿望百分之百是会实现的。

耶路撒冷存在东耶路撒冷、西耶路撒冷和耶路撒冷老城,在地理上有三个概念。在政治上,这三部分有不同的归属。西耶路撒冷在各方面都是属于以色列的,以色列在这里建立自己的首都天经地义。东耶路撒冷居住的大多数是阿拉伯人。事实上在2000年以巴和谈陷入僵局之前,以巴双方、国际社会、学术界包括我本人,都支持把耶路撒冷的地位重新分隔一下。东耶路撒冷属于巴勒斯坦,西耶路撒冷属于以色利,而耶路撒冷老城的地位是国际的。正如约旦前国王侯赛因所说的,耶路撒冷老城的主权属于上帝。

我觉得特朗普总统在这个时候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一是实现他的竞选诺言,二来他试图以这种方式打破以巴和谈的僵局,打破这潭死水。巴勒斯坦方面已经感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一个月前,美国威胁说,由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巴当局在与以色列恢复和谈问题上无能为力,所以准备关闭巴民族权力机构驻美国的办事处。

阿盟可能要开会谴责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这个决定。土耳其会继续说一些很厉害的话。伊朗也会做一些反对美国的表态。至于恢复暴力冲突、局势进一步恶化等等,我觉得那个前景是不会发生的。

China Benjamin Netanjah in Beijing (Reuters/B. Zhang)

今年3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问北京

德国之声:为什么不会发生呢?

殷罡:因为经过最初几天的这种舆论喧闹、这种情绪发泄之后,人们会发现,美国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利的首都,但它并没有否认巴勒斯坦在东耶路撒冷建立首都的权力。巴勒斯坦方面应当现在紧急行动起来,争取早日实现自己宣誓的在东耶路撒冷建立首都的目标。当然,前提是巴勒斯坦内部必须统一。

德国之声:是不是说,特朗普出于打破僵局的这一宣布,更多是对以色列道义上的支持,实质上对现状没有搅扰?

殷罡:没有。我们知道22年前美国国会就认为以色利的首都在耶路撒冷。而且以色利的政府、包括各种各样的中央机构、外交部、议会大厦、总理府、总统府这些都在耶路撒冷,而且是西耶路撒冷,都不是被占领土,都是以色列固有的领土,都是联合国安理会1967年通过的22号决议公认、承认的以色列本土。它并不涉及巴勒斯坦的领土和权益。以色列主要的政府机构除了国防部以外,都在耶路撒冷。怎么能说它不是首都呢?怎么可能把所有的政府机构都搬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呢?

德国之声:谈一谈中国在以巴问题上的角色。中方四点主张中也提及,倡议启动中巴以三方对话机制。有说法认为,近些年来,中国扮演更活跃的角色。您怎么看?

殷罡:我觉得是一种最低限度的参与。有中东特使,到以巴双方游说,呼吁他们坐在一起谈判。同时也呼吁巴勒斯坦方面加强内部团结,形成一支统一的力量。只有这样才能恢复谈判。中国政府的这个表态我觉得是非常合情合理的。但是你要让中国发挥再大的作用,主持以巴和平谈判,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德国之声:中巴以三方对话机制是否只是起到侧面推动的作用?

殷罡:我觉得至少到目前为止不存在这样的机制。你要知道,如果主持一场谈判,参与一场调解,最终保障一种协议的执行,那是有一定的资格和力量的。我们回顾1979年以色列同埃及达成和平协议。埃及和以色列都提出要求安全保障。于是美国政府每年分别给埃及和以色利十几亿美元的军事援助和经济援助。这个援助到现在年度已经超过了40亿美元,而且向双方提供武器。你觉得中国有这个能力吗?有这个必要吗?离得那么远。中国发挥作用是,中国是安理会的五常之一,可以在安理会里面主持公道。

德国之声:有报道指出,中国与以色列的经贸关系热络,以巴都是一带一路的伙伴国,认为中国因此对以巴局势颇为忧虑。您怎么看?

殷罡:以巴实现和平确实符合中方的利益。中国可以同以巴展开无拘束的、没有政治压力的合作。毫无疑问也符合中国一带一路的精神。中国在这个地区和以色列有正常的经济贸易、技术合作等等,开展得不错。中国对巴勒斯坦也有一些经济上的帮助,但数额很小很小很小。巴勒斯坦面积很小,产业发展的前景也不大。在没有实现和平之前只能展开一些人道主义援助。它对一带一路、对中国同外部世界的合作这方面,占的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尽管这样中国还是应该支持和平进程,中国也是一贯坚决支持和平进程。

以上采访内容有所删节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Albanian Shqip

Amharic አማርኛ

Arabic العربية

Bengali বাংলা

Bosnian B/H/S

Bulgarian Български

Chinese (Simplified) 简

Chinese (Traditional) 繁

Croatian Hrvatski

Dari دری

English English

French Français

German Deutsch

Greek Ελληνικά

Hausa Hausa

Hindi हिन्दी

Indonesian Bahasa Indonesia

Kiswahili Kiswahili

Macedonian Македонски

Pashto پښتو

Persian فارسی

Polish Polski

Portuguese Português para África

Portuguese Português do Brasil

Romanian Română

Russian Русский

Serbian Српски/Srpski

Spanish Español

Turkish Türkçe

Ukrainian Українська

Urdu ارد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