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维吾尔民族与文化受到严重威胁

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专家古思亭在接受德新社采访时表示,北京建立"再教育营"的目的是阻止维吾尔人的自治诉求。她也阐述了为什么一些国家对新疆的穆斯林处境闭口不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专家古思亭(Kristin Shi-Kupfer)日前接受德新社专访。古思亭在Merics负责中国公共政策研究项目、社会与媒体研究项目。

德新社:北京为何将许多人关押在"再教育营",其背景是什么?

古思亭:北京的说法是,这是为了反对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安全措施。因此,这些"再教育营"是为了让维吾尔人受教育成为更好的公民。但我要明确地说:这是要打压整个民族、整个文化。一切对更多自治权、更多独立性的诉求都要被禁止。

德新社:有估计称,这些"再教育营"中生活着约100万人。您认为这一数字是现实的吗?

古思亭:我觉得绝对是现实的。(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s)在日内瓦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提供的最新数字甚至估计有150万人。

德新社:为什么其它国家、包括穆斯林国家,并未对此作出严辞批评?

古思亭:西方国家现在对此批评性的表态增加了,--新近也在联合国框架下。过去一年半以来,联合国举行了两次听证会。穆斯林国家对此表态保留,的确如此,因为这个题目与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有关--中国政府这样说。土耳其是一个值得称许的例外。不过,也有估计认为,埃尔多安的这些批评性表态也是在该国地区选举前的背景下作出的。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严密安保

几年前,新疆暴力袭击事件频发,中国当局因此强化各类安保措施,旨在遏制极端势力、分裂势力。大约在2014年~2016年间,新疆各地开始小规模修建“教育培训中心”,对少数重点人员以及宗教人士进行“集中封闭式培训”。图为新疆双河市的街头巡逻武警。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迅速扩大

2016年起,新疆的安保程度大幅提高,当局对民众的权利也进一步限制,包括收缴护照、禁止蓄须,并建立遍布街巷的高科技监控系统。同时,“教育培训中心”也迅速扩建,不再只是针对少数“重点人士”。而各地政府也不再在公开文档中分析、赞扬“教育培训中心”的“成果”。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铁腕治理

新疆的高压政策,被认为与2016年上任的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有着密切联系。美国一些国会议员已经呼吁对陈全国进行制裁。中国官方则在2018年修订法律,将新疆的“教育培训中心”合法化,并称之为“防患于未然”的“积极维护人权的探索”,“为国际社会反恐做贡献”。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封闭营区

这是一幅由PlanetLabs发布的卫星照片,显示新疆阿图什市工业园的一处疑似再教育营,图上标注出了嘹望塔、宿营区、医院、营区围墙等建筑。一些外国学者通过比对卫星图,得出了再教育营正在迅速扩大、增多的结论。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建筑工地

路透社记者的这幅照片,拍摄于2018年9月的新疆达坂城。按照官方的说法,这里正在修建的是“语言技能培训中心”。而照片中可以清晰地看到高墙、了望塔等设施。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廉价劳工

新疆的“再教育营”还被怀疑强迫拘押人员从事廉价劳动,一些周边企业因此从中牟利。中国官方对此予以否认,而一些西方企业面对压力,已经宣布停止从一些新疆企业处采购商品。图为达坂城一处仍然在修建中的“语言技能培训中心”。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寻亲请愿

许多被拘押者在海外的亲友,也通过公开“寻亲”的方式,引起国际媒体对新疆“再教育营”的关注。许多被关押的新疆哈萨克族人,都在邻国哈萨克斯坦有亲属。图为今年1月位于阿拉木图的“寻亲请愿”活动。

“再教育营”与“新疆模式”

流亡维吾尔组织批评压制

流亡维族人组织“维吾尔人运动”3月14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开始举办“揭露中国集中营”摄影展,展示中国当局对新疆维族的压制。组织负责人阿巴斯(Rushan Abbas,图中绿衣女子)表示,“再教育营”可能已经关押过100万~300万人。

德新社:为什么中国国内民众对此的批评和抗议声那么少?

古思亭:许多中国人根本不知道新疆发生的事情。中国官方媒体几乎不报道此事。如果报道,也仅是官方说法:是为了教育培训,是为了提供支持。在那里是教维吾尔人中国文化和中国的法律法规。只有真的专门去搜寻信息并且突破封锁,才能对那里的情况有所了解。

德新社:中国整体的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如何?

古思亭:的确,许多宗教团体成为政府针对的目标。这包括那些组织良好、能够代表自身利益的团体。在基督教方面我们观察到对地下教会的打压增大。此外,藏人、有些情况下佛教徒也是受影响的群体。


来源:德新社


主题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