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巴黎圣母院重建亟缺专业人手

失火之后两天,巴黎圣母院就筹集到了足够的重建款。欧洲大教堂建筑工匠协会主席Wolfgang Zehetner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重建能否成功的关键是能否找到足够的专业人手。

德国之声:巴黎圣母院失火2天之后,为重建承诺的捐款数额就已经突破10亿。为什么您说,关键不在于钱而在于缺少专业人员?

泽赫特纳:喜欢这些古老石雕和建筑装饰,特别是经验丰富的专业人才在欧洲已经不多。因此在短时间内达到相应的资质是一个挑战。

德国之声:现有的专家都在其他教堂工作吗?

泽赫特纳:是的。 在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大教堂工匠协会都有专业人才,其中最著名的是在科隆大教堂。为了修缮维也纳圣斯特凡大教堂,我们长期雇佣了20名专业人员从事修复工作。 但这些工匠协会就如同最后一批高卢人村庄。 在当今建筑行业,这一建筑手艺已经失传。人们不再熟悉这种石雕艺术,不会熟练地使用凿子将石头变成艺术品,因为如今的石头加工已经工业化。

德国之声:那么巴黎现在需要的专业人员从从哪里去挖掘呢?

泽赫特纳:我们已经和欧洲大教堂建筑工匠协会的董事会达成一致。如果法国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从各教堂的工匠协会调派专业人才前往法国。当然,对那些当下正在紧张施工的大教堂工匠协会,我们也不能完全挖其"墙脚"。法国肯定也有合格的人才,但如果将他们都派往巴黎,那么其它建筑的维护工作就可能受到影响。

德国之声:大教堂行业协会是否也直接培训专业技术人才呢?

泽赫特纳:是的。也有一些人从一开始就专门学习这门技艺,但通常都是对受过培训的泥瓦匠在教堂工匠协会进行中世纪建筑技巧的深造。

德国之声:欧洲大教堂工匠协会的会员来自17个国家。他们的网站dombaumeisterev.de在欧洲地图上展示了属于该协会的所有大教堂。但是所显示的法国教堂只有斯特拉斯堡的大教堂。为什么没有巴黎圣母院和其它的法国教堂呢?

泽赫特纳:斯特拉斯堡的大教堂是个例外。法国的所有大教堂都属于国有,由政府机构管理。与中欧国家和英国不同的是,那里没有地方大教堂工匠协会这样的组织。

直播
00:56 分钟
时政风云 | 18.04.2019

从上帝视角看大火前后巴黎圣母院

德国之声:法国总统马克龙承诺在五年内重建巴黎圣母院。但是法国历史建筑承包商协会负责人勒托菲(Frédéric Letoffé)则认为,重建工作至少需要10到15年,你怎么看?

泽赫特纳:我认为马克龙的目标非常雄心勃勃,然而这个期限很难遵守。尽管如此我对他的这个要求感到高兴。因为,圣母院业主的最高代表即总统本人,也担负起调动相应资源的义务。如果对巴黎圣母院的强烈同情持续存在并有相应的意愿,我认为5年内完成大部分重建,让巴黎圣母院重新作为教堂和纪念性建筑对外开放,是可以想像的。

德国之声:你认为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会有大教堂的石头比所想象的损害更严重的坏消息吗?

泽赫特纳:我希望没有。石材本身不会燃烧,但会因热量而损失承载能力。尤其受影响的是塔楼连接屋顶的那些地方。我们都知道1945年维也纳大教堂火灾。之后教堂石头承载力便不如从前。现在需要分析的是:教堂的承重设在哪里?为了确保长久的牢固性,哪些地方的承重还需要加强或者改换承重点?

德国之声:巴黎圣母院的屋顶也被称为"森林",因为它是由高大古老的树干建造的。现在有些人说,如今已经找不到如此巨大的树木来恢复屋顶的原样。

泽赫特纳:我担心这种说法是正确的,至少对中欧而言如此。如果想尽可能忠实地恢复原样,当然就会面临是否要到巴西热带雨林去找替代木材的问题。

德国之声:对于文物保护人士来说,"用3维打印机来制作"是否毫无可能?

泽赫特纳:从技术上讲,如今肯定有很多的可能性。但你可能会同意我的看法:无论迪斯尼乐园的灰姑娘城堡看起来与巴伐利亚的新天鹅堡是多么的逼真,它也不是新天鹅堡。

沃尔夫冈·泽赫特纳(Wolfgang Zehetner)是维也纳圣斯特凡大教堂(St. Stephan)首席工匠,也是欧洲大教堂工匠协会主席。该协会成立于1975年,目前在17个欧洲国家拥有150名会员。

主题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