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老布什领导风格和特朗普完全相反

刚刚过世的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和今天的共和党格格不入——前白宫资深助理菲力普·泽利科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这样说。他还详细解说了为什么这位前总统的政绩被低估,以及他如何赞赏德国。

德国之声:老布什总统(George H.W. Bush)和他的四年总统任期有什么值得人们怀念的?什么是他的遗产?

菲力普·泽利科:可以从很多人对他的评价说起,比如奥巴马总统称赞他在对外政策方面是罗斯福和杜鲁门之后最成功的美国总统。老布什总统现在被高度关注的一个原因,在于他不仅自身品质优秀,而且这样的品质还帮助他组建了强有力的领导团队。

人们倾向于低估他在结束冷战中的作用,因为普遍认为这是历史的必然。从某些方面看,的确如此。但是,从另外一些方面看,这种看法忽略了历史是在多轨道运行,也有可能会脱轨。说到德国统一,所有当时的德国领导人都慷慨地称颂老布什总统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包括当时的国务卿詹姆斯·贝克。人们可以从如(德国前总理)科尔和(德国前外交部长)根舍等人的回忆录中读到这方面的内容。

Washington Trauerfeier George H.W. Bush Donald Trump

特朗普携夫人参加老布什的葬礼

德国之声:在德国,布什先生被人们怀念,因为他帮助了德国统一……

菲力普·泽利科:--在和西德的伙伴合作之下,而伙伴这个观念,是理解布什成就的根本之处。老布什总统从来没有宣称美国独揽一切。事实的真相是美国结交了得力的友邦,尤其是和西德的伙伴关系。

德国之声:您曾经是美国方面促成德国统一的团队成员。布什怎样看待德国?为什么他有别于其他国际领导人,支持而不是反对德国统一?

菲力普·泽利科:他很赞赏西德对自身历史的处理。他注意到这方面,而且非常赞赏。别忘了,他自己就是一个二战老兵,尽管是在太平洋战区,但同样历经九死一生。因此,战争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他曾经告诉我一个趣事。以他一贯的方式,他告诉我说,他赞赏德国人处理过去的方式,他的原话是:"在某些时刻,你得放手让一个人走。"

另一方面,作为美国副总统,他有一次记忆深刻的西德之行,我想那是1983年,欧洲导弹危机的高峰时期。您应该记得或者知道,那个时候西德的氛围颇为紧张。有一些大型的抗议活动,人们在他乘坐的汽车旁推来攘去。回到美国之后,他告诉我说,假如人们一直这样做,特勤局可能会开枪射击。

但是,他从中得到的信息是:"哇,这正是强劲的民主力量。他们面临巨大压力,实现了真正的民主。"他十分赞赏。这在某种意义上强化了他的印象:这是一个不一样的德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结论。

自由世界的象征

勃兰登堡门上驾驭四驾马车的胜利女神像前飘扬着一面美国国旗。在很长时间里这并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冷战期间,被东德包围的西柏林是自由世界在东部阵营的一座孤岛。对美国来说,在这里显示自己的存在十分重要。50年前,肯尼迪成为第一位到访西柏林的美国总统,他的访问具有重大的象征意义。

“我是一个柏林人”

肯尼迪和西柏林市长勃兰特来到舍内贝格市政厅(Rathaus Schöneberg)前。数万人聚集在这里聆听肯尼迪的讲话。演讲最后,肯尼迪用德语说出的一句“我是一个柏林人”("Ich bin ein Berliner")成为载入历史的经典。此话传达的信息是:美国将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自由的西柏林。

“有勇气的柏林市民”

1969年2月底,尼克松访问柏林。此前他在写给当时的德国总理基辛格(Kurt Georg Kiesinger)的一封信里,表示希望能够拜访“有勇气的柏林市民”。尼克松和基辛格都致力于保持德美两国间的强有力的联盟。

“无论发生什么,柏林都将是自由的”

吉米·卡特1978年7月访问西柏林。当他和德国总理施密特乘车穿越柏林市区时,15万人涌到选帝侯大街两旁观看。卡特在抵达西柏林Tempelhof机场时说:“无论发生什么,柏林都将是自由的。”在个人层面,卡特和施密特的关系并不融洽,事后甚至相互说过贬损对方的话。

“戈尔巴乔夫先生,请你拆掉这堵墙”

“戈尔巴乔夫先生,请你拆掉这堵墙” 1982年6月,里根首次访问德国,他来到了通往东柏林的边防站“查理检查站”(Checkpoint Charlie)。陪同的有柏林市长魏茨泽克和德国总理施密特。5年后,里根再次访问柏林,并在勃兰登堡门前发表著名的演说,大声疾呼:“戈尔巴乔夫先生,请你拆掉这堵墙!(”Mr. Gorbachev, tear down this wall!“)

“柏林是自由的”

1994年7月,克林顿成为东西德统一后第一个到访柏林的美国总统。他在讲话的最后说了一句德语:“一切都是可能的,柏林是自由的。”(Alles ist möglich. Berlin ist frei.)他的前任乔治·布什在1999年两德统一后不久,曾到德国总理科尔在路德维希港的家中做客,但没有前往柏林。

“阻止布什”

老布什总统的儿子乔治·W·布什曾两次访问柏林。2002年他上任后首次访问德国时,示威者高举写着“阻止布什!”、“不欢迎战争犯!”的标语,抗议美国出兵伊拉克。2008年布什第二次访德相对平静,他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讲话,强调了美国和欧洲共同的目标。

姗姗来迟的访问

奥巴马在他的第二届总统任期里才到访德国首都。2008年夏,奥巴马竞选总统期间曾访问柏林,在市中心的胜利柱前发表讲话时,他受到20万人的热烈欢迎。

德国之声:您会说他是德国的朋友吗?

菲力普·泽利科:是的。在他的总统任期内,美国前所未有地和德国结成了运作伙伴。我的意思是,德国还不只是一个在某些争议议题中投赞同票的朋友或者支持者,而且是一个可以面对未来共商大计的国家。

德国之声:他反复那样说过,领导力量中的合作伙伴……

菲力普·泽利科:是的,他就是这个意思!

德国之声:但是,对德国人来说,这有点名不副实。德国和美国感觉上并不对等,权力结构大不相同。

菲力普·泽利科:他对德国一视同仁。美国更大,比德国承担着更多的责任。我们明白这一点。另一方面,我们视德国为新兴欧洲的领导力量。德国及其伙伴法国,是未来欧洲的领航者。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德国取代传统上的伙伴国英国成为美国在新型欧洲的合作伙伴。远见的的做法是,不只是要求你的朋友支持你,而且你要平等地对待他们。

时政风云 | 07.11.2014
USA Begräbnis George H.W. Bush Senior l Trauerzeremonie in der National Cathedral l Kanzlerin Merkel

默克尔参加了在华盛顿举行的老布什葬礼

德国之声:时移事易,老布什总统曾经领导过的美国以及共和党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你是否认为老布什是最后一位传统型的共和党总统?

菲力普·泽利科:我认为那样说是公平的。现在的共和党大不一样。他还是最后一位亲历二战及冷战的总统,这样的经历极大地影响了他看待世界的态度,拥有建设美好未来的激情,而且相信美国必须承担建设美好未来的责任。

德国之声:他对现在的共和党还有影响力吗?

菲力普·泽利科:现在……影响非常有限。从某种意义上说,今天的共和党令他最感生疏的还不是立场的实质,而是行事风格。喋喋不休废话连篇显然和老布什的风格完全相反,不符合他的文明教养。

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批评他的政策,但是对他来说,领导力的意思不全是那些具体的事务,更重要的是你的领导方式。它关系到你的合作关系和文明教养。像一个领导那样行事,比区别左右更重要。现在他的这种品质更显突出,很多人怀念他,是因为他的领导方式和当下这位总统完全、绝对不同。他的风格和当下这位总统正好相反。

菲力普·泽利科(Philip Zelikow)曾任职于老布什政府国家安全委员会。他和美国前国务卿康多莉扎·赖斯合作出版《德国统一和欧洲转型:治理能力研究》(1995)。其后,泽利科担任美国9/11委员会执行主任以及国务卿赖斯的首席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