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举行六四纪念活动

六四25周年纪念日当天,虽然中国当局禁止大陆任何形式上的公开纪念活动,但六四并未因此被人遗忘,在香港,众多民众参加了维园的烛光悼念晚会,另外,台湾、美国、德国、法国等地也举行了六四纪念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六四”纪念日当天,香港举行了大规模的集会活动。当地时间晚8点烛光悼念集会在维多利亚公园足球场正式开始,主题为“平反六四 战斗到底”,要求“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众多参加者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下手持蜡烛,悼念六四亡灵。集会还安排了向死难者献花圈,点燃火炬以及“八九学运”参与者讲话等环节。

年年烛光悼亡灵

近年来,每年六四当日香港都会组织烛光悼念活动,去年活动组织者称,参加当日活动的民众人数达到18万。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Richard Tsoi)早前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曾表示,最近几年,越来越多来自大陆的游客加入到悼念队伍当中,并且年青的香港民众也更为积极参加活动:“为了让民主深深扎根于中国,为了证明那些六四死难者的无辜,人们有责任让六四事件的记忆永存心间。”他还补充表示,今年是25周年纪念日,预计守夜人数会多于去年。今年香港的六四纪念活动上,维权律师腾彪也会发表讲话。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民主女神

天安门晨曦下,抗议者用塑料泡沫和石膏材质在金属支架上树立起一座高约10米的民主女神像,女神所处位置正对天安门城楼上的毛泽东像。在6月4日清晨,士兵动用坦克和武装车辆推倒了这座塑像。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唱歌的女警

在中国政府六四镇压之前,局势已经趋于紧张,但市民们经常会向士兵和警察送东西。有时候,入城部队会与示威者一起高唱爱国歌曲。图中这位女警在天安门广场上引吭高歌,而几天之后,军队进驻,民主运动遭到武力镇压。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挣扎

1989年6月3日,六四镇压一天之前,人民大会堂附近,一位妇女被夹在了民主派示威者和军队中间。当天午夜,第38军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开火,最终夺取了被示威者占领数周的天安门广场。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缴获的武器

镇压之前一天,数千名示威者围绕在一辆公共汽车周围,一张摆在车顶的桌子上摆放着缴获的武器。在政府宣布戒严之后,士兵和示威民众之间曾一度关系微妙。示威者有时向士兵送上礼物慰问,而部队也曾暂时退却。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为民主而抗争

6月3日深夜,一辆装甲运兵车刚刚冲破了示威者搭建的路障,便在人民大会党门前被示威者团团围住。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戒严部队士兵正在准备对示威者开火。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燃烧着的运兵车

6月3日晚间,示威者在天安门长安街上点火焚烧一辆装甲运兵车。这是摄影师威德内尔(Jeff Widener)当晚拍摄的最后一幅照片,此后不久他便被示威者掷出的砖头意外击中。虽然遭受剧烈脑震荡,但由于手中相机的外壳抵消了大部分冲击力,威德内尔逃过一劫,没有生命危险。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镇压

6月4日,学生领导的民主运动遭血腥镇压之后第一天,一辆装载着士兵的卡车在北京宾馆门前的长安街上巡逻。当天,一辆类似卡车上的士兵向北京宾馆大堂内站立的旅游者开枪。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坦克人”

6月4日,一个拿着购物袋的孤身男子站在长安街的正中间,试图阻挡坦克编队的去路。二十五年之后,此人的最终命运依然不为人所知。这一场景成为了天安门民主运动最具象征意义的图像之一。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死去的英雄

6月5日,一群民众在长安街上展示一张据称摄于当地一处太平间的图片,画面上的死者据称都是38军士兵在抢占天安门广场过程中枪杀的示威者。死者身上巨大的创口显示士兵动用了达姆弹。大赦国际组织认为,至少300名平民被杀。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清扫

军队镇压民主运动后,两位妇女正在打扫广场,她们身后是一辆已经被烧毁的公共汽车。抗议运动中多辆汽车和军车被烧毁,一些士兵因此身亡或受伤。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保卫毛泽东

镇压之后几天,紫禁城前始终有士兵和坦克守护。

六四、天安门—不能忘却的记忆

兄弟并肩

1989年5月下旬,美联社摄影记者威德内尔(左)和友人在紫禁城前留影纪念。当时可能他们都没有想到,几天之后中国政府便动用武力镇压了天安门民主运动。

此外, 位于香港的“六四纪念馆”也开放了将近两个月。组织者之一表示,该馆的建立是“反对遗忘的一种抗争”。德新社报道,一位22岁的中国参观者表示:“我在澳大利亚做交换学生的时候才第一次听说1989年6月4日发生的事情。”这位年轻人也对这一章黑暗历史能够被掩盖表示吃惊:“我的大部分朋友完全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

自“六四纪念馆”开馆以来,每天的访客量大约有100人。在纪念日当天或会超过500人,其中大约60%的访客来自大陆。一位71岁的老人愕然的站在正在监狱服刑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画像面前,他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刘晓波获得过诺贝尔奖,我们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个消息,这怎么可能?”他还表示,中国很多事情都已经出现了积极的变化,可是民主和言论自由还存在欠缺。他与今年40岁的女儿直到今天都没有具体谈到六四:“这是一个十分敏感的话题。”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台湾在六四当天也主办题为“路过天安门,人人坦克人”的纪念晚会。据悉,届时“八九民运”前学生领袖吾尔开希以及前阵太阳花学运学生领袖陈为廷都将出席晚会。而主办单位制作了大幅天安门布景,天安门旁有坦克车。台湾民众可以在六四当天在布景前拍照,意喻自己“路过”天安门,照片可上传至互联网。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勿忘六四

世界没有忘记这一天。2014年6月4日,一些民运人士和活动家们聚集在法兰克福中国领事馆外,抗议25年前的屠杀。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释放政治犯!

抗议人群呼吁释放所有政治犯,包括“新公民”运动发起人许志永、民运人士王炳章、维权律师高智晟、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从左至右)。刘晓波和许志永一周前刚被授予美国民主奖。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金发碧眼的抗议者

两名金发碧眼的女子高举着《零八宪章》起草者刘晓波的海报——“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朗诵诗歌

独立笔会上任会长廖天琪朗诵着刘晓波入狱前的六四纪念诗歌。她左侧的牌子上写着“释放高瑜”,这位资深记者今年4月被中国警方带走。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自由中国梦

活跃在德国的活动家费良勇、钱跃君、潘永忠、席海明和达赖喇嘛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等人参加了抗议活动。席海明说,希望早日迎来自由中国。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心须问责六四责任人”

钱跃君说,“六四屠杀是中共最丑陋的历史,他们扯下了面纱,直接把枪囗对准了百姓”。而费良勇表示,心须问责六四责任人。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墙外的白玫瑰

抗议者将白玫瑰和抗议标语放在中国驻法兰克福领事馆的围墙外,以悼念六四英灵。

法兰克福的六四25周年抗议活动

不能忘却的记忆

在法兰克福市中心,抗议活动也在进行。记忆不可能被禁止,世界也不会将这段历史遗忘。

华盛顿举办悼念活动

根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6月1日,华盛顿举行了“纪念六四25周年烛光悼念晚会”,发言人之一、“八九民运”前学生领袖王丹说:“今天的中国我们都看到,虽然经济增长,可是腐败更加严重、民主遥遥无期,这实际证明当初我们做的是对的。(中国)政府也许想用长期的镇压来消耗我们的意志,我想对中国政府讲:不管是25年、甚至哪怕是50年,我们仍然不会放弃。”

六四25周年纪念,藏人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在他自己网站上发表了一份相关声明,路透社消息,他在声明中:“我为那些为了自由、民主和人权而死的人们祈祷。”这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还补充道:“虽然(中国)在融入世界经济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认为,鼓励中国迈入全球民主的主流也同样重要。”
直播
02:51 分钟
在线报导 | 28.04.2014

高瑜:虚假的历史是对民族文化的巨大破坏(视频)

在德国,包括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等多名活跃人士六四当日在中国驻法兰克福领馆门前进行集会悼念六四亡灵,并向中国当局提出释放高瑜、高智晟、许志永等人的诉求。多家媒体报道,巴黎于六月四日当天下午在政府区举行六四献花纪念活动,当晚还将举行诗歌晚会纪念六四。

根据路透社援引人权组织“大赦国际”的数据,六四纪念日前夕,在大陆至少有66位活跃人士被逮捕。联合国人权署高级专员皮莱(Navi Pillay)向中国当局发出释放被捕活动人士的呼吁,并要求中方对六四事件展开调查。八九民运发生25年之后,军队镇压造成的具体死亡人数依旧是个未解之谜。根据人权组织的估计,死者人数可能在数百人至数千人之间。


综合报道:文木
责编:乐然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