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落幕 德宪保局长被责令退休

负责德国国内情报工作的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马森已经被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责令退休。此前,马森的一系列言行引发了广泛争议。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周一表示,他已责令前联邦宪法保卫局局长汉斯格奥尔格·马森(Hans-Georg Maassen)暂停政务,因为他对国际情报部门代表们发表的告别演说中存在"无法接受的内容"。此前一直力保马森的泽霍费尔表示,鉴于上述言论,双方已经不可能开展"基于相互信任的合作"。

政治 | 19.09.2018

正如马森在其10月18日演讲中再度强调的那样,过去几个月来,他一直对德国大联合政府的难民政策持批评态度,而这种批评实际上也凸显和加剧了执政联盟的裂痕。

更多阅读:德国宪保局长被爆与右翼民粹势力“有染”

引发争议的言论

马森在告别演说中强调,他对东德城市开姆尼茨抗议事件发表的言论引发争议后,执政伙伴社民党中的"极左分子"如获至宝,借题发挥以达到分裂大联合政府的目的。马森还对德国现行难民和安全政策提出批评,他形容这些政策"幼稚而左倾"。

马森的演讲稿曾在联邦宪法保卫局的内网上发表,从而得以广泛流转。过去几个月来,马森一直受到广泛争议。开姆尼茨极右势力举行排外集会后,马森对媒体的言论有为极右势力解脱的嫌疑。此外,还有媒体报道称,马森曾将涉及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敏感信息提供给反移民、反伊斯兰的德国选项党。

一时间,要求解除马森职务的呼声越来越高,最终联盟党和社民党达成的妥协竟是让马森明降暗升,担任内政部副部长。此举引起反对党和公众舆论的强烈抗议后,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只好安排马森担任直接由他本人领导的顾问。

更多阅读:争议宪保局长竟然高升

为时已晚

左翼党主席卡娅·基平( Kaja Kipping)批评说,泽霍费尔采取这一行动已经太晚了。基平对法新社说:"早就应该对马森予以解职,现在解除他的职务已经无法弥补他给大联合政府带来的损失。"

绿党内政问题专家康斯坦丁·诺茨(Konstantin von Notz)对解除马森职务表示欢迎,但同时也批评泽霍费尔采取这一行动已经为时过晚。他表示:"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应对此承担全部责任。"他还认为,"马森的阴谋论及其对媒体和政界的仇视"也令联邦宪法保卫局的数千名员工都受到了牵连。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高兰德

选项党两名主席之一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曾说过,人们觉得国足健将、有非洲血统的博阿滕作为球员很好,但不想和他这样的人做邻居。高兰德还说德国应关闭边界,他还提到一个溺水难民儿童的照片,说不能受到孩子眼睛的道德绑架。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威德尔

该党议会党团主席之一艾利斯•威德尔(Alice Weidel,图左)通常扮演这个右翼民粹党派的“理性之声”,但她也有过措辞失准的时候。《世界报》2013年一篇关于威德尔的报道就指出,她曾在一封邮件中骂德国政治家是“猪”和“二战中胜利国的木偶”。威德尔最初声称邮件是假的,但后来承认了它的真实性。她曾在中国工作过6年,博士论文题目也与中国有关。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佩特里

前任德国选项党主席之一佩特里(Frauke Petry)2016年接受一家地方性媒体采访时说,德国边警应该向非法进入该国的难民开枪。她说,德国警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向难民开枪,防止非法越境。上一个下令向跨越边境逃亡者开枪的政治人物,还要追溯到前东德领导人昂纳克(Erich Honecker)。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霍克

图林根州选项党主席霍克(Björn Höcke)是选项党极端派的标志性人物,他曾将柏林犹太大屠杀纪念碑称为"耻辱",呼吁德国停止为纳粹历史赎罪。他说这番话时正值大选期间, 因为不赞同他的观点, AfD领导层一度要开除其党籍。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冯施托尔西

选项党最初靠反对欧元和财政救助计划起家, 但很快反移民就变成了该党的核心议题。“那些不接受对检查边境点的人都是攻击者,”选项党副主席冯施托尔西(Beatrix von Storch)说:“面对攻击者,我们得自我防卫。”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普雷策尔

前选项党北威州主席普雷策尔(Marcus Pretzell)也是宣布退出该党派的佩特里的丈夫。在2016年12月柏林圣诞节市场发生卡车冲撞人群恐怖袭击后,他称,柏林事件的受害者是“默克尔的冤魂”。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温特

德国东部萨克森州议会议员温特(Andre Wendt)2016年递交的一份问讯文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内容是关于无人陪伴的未成年外国人提供“绝育手术”所需的费用。据联邦无陪伴未成年难民协会(BumF)的数据,成千上万未成年人在德国寻求庇护,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男性。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又是高兰德

去年8月大选期间,他在艾希斯费尔德(Eichsfeld)发表演讲时说,土耳其裔的联邦政府移民融入事务专员厄兹古茨(Aydan Özoguz)应该被“清除”到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去。他使用了清除“Entsorgen” 这个词,这与纳粹时期对犹太人和战俘的措辞类似。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还是高兰德

高兰德这个月初在选项党青年团代表大会上的讲话招致了各方批评。他先是承认德国人对数以百万计的纳粹受害者承担有罪责。但接着表示:“希特勒和纳粹,不过是德国千年成就上的一粒鸟屎。……我们有着光辉的历史,而且远远长于那十二年(纳粹时期)。”


达扬 / 乐然 (德新社,法新社)

主题


相关内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