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氧化碳排放量创新高 中国技术输出是关键

联合国表示,本世纪末若要把地球升温维持在1.5C之内,或只想多出一点点,都绝对需要减少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要做到的话,必须在本世纪中叶前将煤炭从能源结构中排除。

(德国之声中文网) 根据全球碳计划(Global Carbon Project)周三(12月5日)公布的三项研究,全球碳排放量估计在2017年至2018年间增加了2.7%。科学家表示,以2015年《巴黎气候协议》出炉前公布的计算公式来算,协议中一些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目标几乎已经无法实现。

自然与环境 | 11.11.2018

全球煤炭使用占二氧化碳排放量的40%。2014年至2016年呈现略为下降后却反升的趋势。目前世界上超过五分之二的电力来自燃煤发电,几乎是天然气的两倍,是太阳能和风能的15倍。

全球碳计划利用四大碳排国,中国、美国、印度和欧盟公私部门的报告,提出2017年的最终排放数据和2018年的预测。美国过去虽然一直稳步减少碳污染,今年排放量却显着增加。2013年以来首次增长达到2.5%。

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中国

中国2017年的碳排放量增幅是自2011年以来最大的一次,达到4.6%。除此之外,据法新社调查,虽然中国除了需要努力减少国内燃煤发电以防治空气污染,也需停止向亚洲、非洲和中东出口相关的技术。

分析人士警告,当全球努力遏制化石燃料燃烧引起的全球变暖,这些中国技术支持的工厂却反其道而行,排放出大量二氧化碳(CO2)。

能源经济与金融分析研究所(IEEFA)研究主任巴克利(Tim Buckley)说:「中国在满足相关政策和投资需求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逐步使其经济脱碳。但在国际上,中国持续投资一系列与其国内能源战略直接矛盾的煤炭项目。」

根据IEEFA的研究,有四分之一在规划阶段或在中国境外建设的煤电厂是得到中国国有金融机构和企业的支持。如果印度不算,中国支持的煤炭开发份额甚至超过三分之一。

能源市場研究機構煤群(CoalSwarm)能源分析师希尔 (Christine Shearer)说:「风险是这些国家将被绑死在长期对他们不利的事情上。这与《巴黎气候协议》的温度目标不符。」

Äthiopien Mädchen beim Wasserholen

中国虽然被认可努力减低燃煤发电的比例,但研究表示,中国也需停止向亚洲、非洲和中东出口相关的技术。

她也表示,许多中国援助国,像是埃及、尼日利亚、肯尼亚、塞内加尔、津巴布韦和其他国家目前几乎没有燃煤发电,也没有使用煤炭这样的燃料。但是一旦与中国合作,为了替未来的工厂提供燃料,他们将不得不建立相关的基础设施,甚至是开發煤矿。

IEEFA发现,中国的银行和投资机构承诺投入超过210亿美元(185亿欧元)在十几个国家开發31千兆瓦(GW)的燃煤发电能力,还有150亿美元用于支持24个国家开發71 GW其他项目。总计超过101GW。据全球煤电厂追踪公司称,全球有近2千5百个30GW或更大的燃煤电站在运行,总量约为2000GW。

德国环保组织Urgewald的主管许金(Heffa Schuecking)告诉法新社:「新的大量煤炭基础设施让全球暖化维持在2度C以下的目标遥不可及。中国政府需要停止在国内外为新的煤电厂提供资金。」

国际能源署(IEA)制定《可持续發展方案》,预计到2040年煤电将下降60%。中国的煤炭使用量几乎占世界总量的一半。虽然近年来略有下降,相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但是今年两者都有可能向上升。

在亚洲其他地区,电力需求的飙升让煤炭使用量急剧增长。例如,在越南、孟加拉国和菲律宾,从2014年到2017年,發电量增长了20%以上,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其中,中国支持的煤炭發电量占增长的很大一部分。

夏立民/罗法 (法新社、美联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