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打破沉默:北大教授呼吁中共"淡出历史舞台"

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近日撰文,谈中国政治改革困境,呼吁中共体面淡出历史舞台,在中文网络上引发关注和讨论。以"大胆"言论走入新年的中国学者不止郑也夫一人,"公知"们要打破沉默了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郑也夫一篇题为"政改难产之因"的文章在网络发表后,引起热烈讨论。文章以体制内学者极罕见的直率呼吁"今后中国共产党的领袖所能做出的唯一可望载入史册的大事情,就是引领这个党体面地淡出历史舞台。"

作者认为,"在其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而演化到今日,其权力的结构和生态决定了它已经不能为中国社会输送优秀的各级领导者,它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文章中说,一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和执政党的共同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但他也强调,"结束专制符合中国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流血和动荡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和平的大转型,符合共产党的利益,因为那是唯一的体面退出的路径"。

郑也夫设想的"退出"路径是,给不同政治派别一个对话的平台,"搞真正的政治协商"。但在他看来,"要让这个统治中国社会70年的政党亲手结束一党专政,要有一段不短的过渡期。过渡期只能由共产党来看守社会秩序。……不然就难有非暴力的转型。"

他还称,中共作自己的掘墓人,"依赖于共产党的一位明智的领袖"。而目前的"难处不在于党外有反对派,恰怡在于没有反对派的存在。而没有反对派又是它自己造成的。没有打压不下去的反对派,他几乎就没有选择这条道路的理由"。

"我们惯坏了统治者"

文章发表后,在海外华文媒体中被广泛转载,引来不少人喝彩。有网友表示"社会需要这样的声音",有人称赞这才是"真正的北大精神和爱国";还有人指出作者敢言的目的,如他自己所说"'为了让自己还看得起自己',不光是骂自己,也是骂那些他再也看不起的学界同袍们。"

文章还写道:"有什么样的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有什么样的被统治者,就有什么样的统治者。二者相互塑造,恶性循环是双方造就的。我们觉得统治者的责任更大,但他的任性是因为我们一直逆来顺受,我们惯坏了他。"

而走出恶性循环的出路,在于执政者和民间社会"两股力量的良性互动"。作者说:"如果我们不发出声音,不施加压力,我们就不该、就不配看到专制政体的终结。

社会呼唤北大精神

有评论认为,作为体制内学者,能有如此大胆的言论,实属难得。但也有声音指出,郑也夫的主张寄希望于中共出现"明智的领袖",仍是痴人说梦。

在沉默中爆发?

2018、2019年新旧交替之际,不止一位知识分子发出针对中国当前政治路线和经济政策的尖锐批评。

12月底,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给人大校友、企业家们作了一次以"四十年未有之大变局"为题的经济演讲。向松祚在演讲中指出,中国在2018年在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及民企受重创3方面,作出了严重误判。

他在演讲中对中国官方的GDP数据提出质疑。据向松祚透露,2018年中国经济的成长,有两种测算,一种测算是到目前为止1.67%,另外一种测算显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是负(值)的。他还指出中美的贸易战不是经济问题,是价值观的问题。这一说法被广泛解读为价值观的问题就是体制问题。

演讲内容、包括视频在网上流传后引起关注,有人称这是体制内"反习近平势力"公开发声。但第二天,相关视频在中国互联网已被删除。

此外在社交网络流传的还有一份"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其中收录了据称是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北师大教授张曙光、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展江、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历史学者章立凡等人对改革开放的"一句话式"感言。被摘引的有"改革已死,宪政当立"、"四十年改革成就是 "中国模式" 松动的结果,如果反而以改革成就证明 "中国模式" 的成功,是错误而可悲的";"改革并不难。不想改革,才是真正的困难"等等。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