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歧视、反压迫——竞技场上的抗议

体育

墨西哥城的黑人力量

这是一帧历史性照片。1968年,美国黑人运动员Tommie Smith和John Carlos在墨西哥奥运会200米短跑比赛中分别夺得冠军和季军。当他们站在领奖台上时,两人高举戴上黑手套的拳头。这一姿势象征着为黑人争取政治和经济独立的“黑人力量”运动。

体育

“越共从未管我叫黑鬼!”

和黑人力量运动紧密相关的是美国黑人民权运动家马尔柯姆·X( Malcolm X,图左)所属的“伊斯兰民族”组织。其著名成员包括拳王阿里。1967年,阿里拒绝服兵役,理由是不想去打越战。此后,他被剥夺世界冠军称号并被吊销拳击执照。

体育

跪地反抗

2016年8月,美国橄榄球运动员、旧金山49人队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Colin Kaepernick)在比赛前奏国歌时拒绝起立,而是单腿跪地,以表达对种族主义以及警察对黑人施暴的抗议。该事件此后部分因为特朗普的推特言论而出现升级。新的赛季中,卡佩尼克的合同没有被续签。

体育

广泛支持

卡佩尼克之后,效仿他的人不计其数。在不久前开始的美国职业橄榄球新的联赛中,运动员和官员都在奏国歌时单腿跪地。特朗普再次发推评论,甚至出言不逊。美国篮球运动员勒布朗·詹姆斯(LeBron James)愤怒地回敬说,“我们的总统是个混蛋!”

体育

暴政的象征

早在卡佩尼克之前,NBA职业篮球运动员莫汉末大·阿卜杜勒-劳夫(Mahmoud Abdul-Rauf )在场上奏美国国歌时就曾拒绝起立。这位穆斯林认为,美国的星条旗是暴政的象征,起立有悖他的信仰。他曾短暂被禁赛。后来,一旦奏起美国国歌,他就开始祈祷。

体育

珍惜黑人生命

2013年,在一名枪杀黑人青年的美国白人警察被判无罪后,美国掀起了“珍惜黑人生命运动”。勒布朗·詹姆斯也是活跃人士之一。2014年,他穿上了“我喘不过气来”的T恤衫,这是被白人警察扼住喉咙致死的黑人埃里克·加纳( Eric Garner)生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体育

机会面前人人平等

澳大利亚运动员凯茜·弗里曼(Cathy Freeman)2000年为悉尼奥运会点燃圣火并夺得女子400米金牌,成为替澳大利亚增光添彩的英雄。但在此之前6年,她却招致澳大利亚保守民众的不满。在1994年的世锦赛上,这位土著运动员披着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旗帜跑步绕场,以引起人们对原住民处境的关注。

体育

政治牺牲品

如果能够参赛,他肯定能够摘取一枚奖牌,甚至夺金。但是,1980年,西方世界因抵制俄罗斯入侵阿富汗而拒绝参加奥运会。德国十项全能选手克拉奇梅尔(Guido Kratschmer)因此无缘比赛。四年以后,东欧阵营又抵制了洛杉矶奥运会。

体育

反对孤立和压迫

在里约奥运马拉松赛上,摘得银牌的埃塞俄比亚选手费伊萨·利莱萨(Feyisa Lilesa)在越过终点时举起拳头做交叉状,以抗议奥罗莫族在埃塞俄比亚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尽管该是埃塞尔比亚人口最多的民族,在政治上却没有什么影响力。

美国全国橄榄球联盟的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是第一位在奏美国国歌时单腿下跪,以抗议警察对黑人施暴的运动员。不过,为表达抗议而发出政治信号的运动员远远不只他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