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早统一了 德国人心里也“统一”么?

10月3日是德国统一日,是1990年东西德统一以来的德国国庆。这一天除了是法定假日外,还有什么意义?特别是1990年前后出生的这一代德国年轻人,又对这个“统一日”有什么感受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试想一下:德国统一日这天,全德国上下都欢庆这个国庆节日!这样的情景似乎在德国很难见到,不过也有一些人很在意这个国庆。

比如1986年出生在西柏林(当时东西德尚未统一)的叙莫尔(Clemens Hühmer)就觉得,"10月3日作为德国国庆日是个完美选择,特别是在德国内部分歧这样的话题又成为舆论焦点的当今时期。两德统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证明并非所有最初不完美的事物都总会朝负面发展。"

尽管叙莫尔这一代人并未亲身经历冷战时期,而只是听父母讲或者在学校历史课里了解的这段历史,但他却承认,他心里似乎还是有一道没倒塌的墙:"比如我绝不会去柏林东部生活,我也认识那边的朋友,他们也绝不会想搬到威尔默斯多夫(Wilmersdorf)或夏洛腾堡(Charlottenburg)这样的柏林西部城区来生活。"

"绝不会去德东生活"

柏林墙倒塌已经快30年,而德国东西分裂似乎在年轻一代人心中、甚至是两德统一之后才出生的这一代90后人心中仍然存在。是什么让这些年轻人摆脱不了德国东西分裂的影子?

德国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霍尔特曼(Everhard Holtmann)和马尔滕斯(Bernd Martens)两位学者主导做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前民德这一已经消失的国度,却在一些人心里仍旧存在,甚至是那些根本没经历过这一时代的年轻人。"

比如在柏林墙倒塌之后出生在前民德地区的人,他们对前民德的了解大多来自父辈和祖父辈的讲述。然而上述调查也显示,就连德国西部地区的一些人也受家人影响,不能完全摆脱东西分裂时期民德留下的负面印象。

1990年10月3日,大约100万人在柏林庆祝统一日

生长在西柏林的叙莫尔讲述说:"我父亲就经常给我讲他当年在柏林两德边界被民德办事人员刁难的经历,那时候我父亲如果从西柏林去巴伐利亚,就必须经过两德边界。"叙莫厄尔说,听父亲讲,民德边界工作人员经常会要求父亲打开箱子,翻腾一遍,或是让他久等不让通过,或是办事态度恶劣等等。

而在德国东部,在经历过民德时期的一些人心中,对前民德还留有比较正面的印象。这些来自父辈、祖父辈的正面印象,也自然传给下一代。马丁路德大学社会研究中心的霍尔特曼在接受德国《时代周报》(Die Zeit)采访时说,"通过调查发现,前民德的老一辈人在比较过去和现在的日常生活状况时,前民德的得分并不差。"

霍尔特曼同时说,在年轻一代人当中,年纪越轻,和前民德这种体制保持的距离也越大。90后一代德国年轻人大多认为民主法制国家体制是德国的唯一选择,而老一辈人当中不乏有一些对前民德体制的留恋。

纳塔丽·欧科娃(Natalie Oikova)1995年出生在柏林东部城区,她也观察到父母对前民德有时候有留恋情怀。纳塔丽的父亲是1989年从保加利亚来到东柏林从事口腔器具技师一职,也正是苏联即将解体、民德即将消失前夕。纳塔丽的母亲两年后也来到德国团聚。

纳塔丽讲道,"我父母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怀念当时保加利亚和民德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谊。他们觉得社会主义体制下人们互处的方式更好。""不过现在我父母已经不这么想了"纳塔丽说,"他们当时经历的保加利亚已经不复存在,在过去近30年里,保加利亚发生了极大变化。"

今年22岁的纳塔丽是戏剧专业的学生,虽然她有时候也会在10月3日德国统一日这天观看柏林勃兰登堡门前的庆祝活动,不过她对自己的定义首先是柏林人:"我更愿意以一座城市来定义自己的属性,而不是德国人或保加利亚人。"

德国政要参加美因茨举行的统一日活动

看不见的柏林墙

不过,尽管纳塔丽不愿再把"东"或"西"分的这么清,但事实是,她作为土生土长的柏林人,才会经常不得已地被拖回过去那段东西分裂的历史。比如如果她介绍自己是地道的考斯道夫(Kaulsdorf)姑娘时,她的"东德人"身份就会暴露无遗。因为她住的城区马灿(Marzahn-Hellersdorf)是高层板楼居多的城区,而这类建筑作为居民楼被认作是典型的民德时期的居住文化象征。

即使是在德国西部,东西德分裂的影子也在无形地影响一些人。来自德国西南城市卡尔斯鲁厄的年轻演员兼左翼党政治家米歇尔·布兰特(Michel Brandt)在刚刚结束的联邦议会选举中在自己的选区获得足够选票,将成为新的联邦议员。布兰特说,在选战中,他被骂过是"筑墙杀人-左翼党"的成员:"一些人在进行政治讨论没有足够论据时,就会索性翻出前民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的'旧账',然后算在今天的左翼党成员头上。"

德国左翼党(Die Linke)成立于2007年6月16日,由左翼党和民社党(PDS)选举替代合并而成,是过去的民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SED)的主要政治遗产继承者。

左翼党的联邦议院新议员布兰特自己还从来没有把10月3日这一天当作是统一节日来庆祝过,他更多的是把这天当作休息日,这一点他和大多数德国人很类似。而体育经理人叙莫尔则认为10月3日这一天有很重要的象征意义:"我觉得尤其是对德国来说,这一天作为国庆很重要。很多人都说,现在德国又出现社会内部分歧严重的趋势,而当年的两德统一,基本是和平进行的,这就是分裂可以变为统一的一个积极例证。"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从即刻起生效”

1989年11月9日:统一社会党官员沙博夫斯基“顺口”宣布民主德国公民恢复出行自由。随之而来的是历史性的剧变:当晚,就有成千上万的东柏林人穿越边检站,涌入西柏林。在那里,他们受到了热情的欢迎。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亡羊补牢的徒劳

1989年11月13日:德累斯顿的统一社会党地区主席莫德罗夫(Hans Modrow)临危受命。在柏林墙倒塌后的第四天,他被人民议会选为部长会议主席(相当于总理)。这是一个名存实亡的职务,因为议员们已经对原本无所不能的社会统一党宣布不再效忠。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科尔发出倡议

1989年11月28日:在这一天,联邦德国总理科尔在联邦议会提交了《十点计划》,这份文件引发了爆炸性的效果。时任法国外长杜马(Roland Dumas)愤怒地斥责道,德国人显示出“越来越强的傲慢感”。事实上,科尔在这之前的确没有同其他国家领导人进行磋商。然而这份十点计划却成为了德国统一的路线图。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老骨干辞职

1989年12月3日:在东德人民用脚“投票”的压力之下,统一社会党从政治局到中央委员会全体选择了投降、辞职——包括昂纳克的继任者克伦茨(Egon Krenz)也辞去了党总书记的职务。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语言的力量

1989年12月19日:科尔在德累斯顿圣母教堂废墟前的讲话是一次情绪化的高潮事件。不论是在措词还是语气上,科尔都打动了数万名东德人民的心。他谈到了这场在和平与自由主导之下的民族重新统一大业的前进目标,在场的人群为之激动振奋,国外舆论也予以极大关注。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占领“史塔西”总部

1990年1月15日:在社区内的大多数民主德国国家安全部(简称Stasi,史塔西)办事处都已经被公民运动占领。然而位于柏林诺尔曼恩大街的总部却是个例外。在没有目击者证明的情况下,这里存放的关于国家特工所作所为的一切档案都被秘密销毁。当时为人群冲进这栋备受憎恶的大楼时,很多卷宗档案都已经不知去向。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令人意外的自由选举

1990年3月18日:民主德国举行人民议会选举。科尔发挥了强大的群众动员作用。在各地的市中心广场、步行街的宣传活动上,科尔引来了上百万人的“围观”。原本民意调查一致认为社民党会是选举获胜的热门,结果出人意料:在科尔的强力助阵之下,东德基民盟以明显的优势战胜了社民党。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西德马克来了

1990年7月1日:统一早已是大势所趋,现在西部的社会福利市场经济也要进驻东部了。5月18日,一部经济、货币和社会福利联盟的国家协议在波恩签署。从7月1日起,民主德国公民正式开始使用马克。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戈尔巴乔夫为统一亮绿灯

1990年7月15/16日:对于莫斯科来说,统一之后的德国在北约的成员国身份一直是最大的心病,这也是统一道路上的最大障碍。然而北约随后确定了防御性的发展路线。莫斯科才最终放下心来。在高加索地区,科尔从戈尔巴乔夫那里得到了首肯,统一后的德国可以成为北约成员国。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人民议会的历史性时刻

1990年8月23日:民主德国人民议会表决通过加入联邦德国的决议。民主社会主义党(PDS,即统一社会党的后续党派组织)主席居西(Gregor Gysi)评论称,人民议会此举等于是表决通过了“民主德国的灭亡”。人们对此仅仅报之一笑。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签字之前最后的讨价还价

1990年9月12日:到最后争来争去还不是为了钱。波恩政府同意向苏联提供120亿马克资金,作为对红军撤出德国东部所需花销费用的补偿。戈尔巴乔夫嫌这笔钱太少。科尔一开始态度强硬,不过到最后还是又追加了30亿的贷款。最终,签署“二加四条约”的道路彻底被扫平。

从革命到统一的328天历程

新德国诞生日

1990年10月3日:在纽约,二战战胜国宣布放弃在德国的所有特权,西柏林的三位市区警备司令解除一切特权。人民议会召开最后一次会议,民主德国宣布退出华约组织。凌晨零点,黑红黄三色德国国旗在柏林帝国议会大厦顶部升起,将近两百万人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相关内容

时政风云 | 23.05.2019

德国基本法70周年

时政风云 | 02.10.2018

评论:统一?我们能做到……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