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默克尔的小姑娘不可低估?

默克尔放弃了基民盟党主席的连任,基民盟总干事克兰普-卡伦鲍尔现在宣布将竞选党首职位。在对德国这一党内巅峰职位的角逐中,她勇于在政治上走钢丝。

(德国之声中文网)基民盟秘书长安娜格莱特·克兰普-卡伦鲍尔(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柏林访问萨尔州代表处时受到摄影记者的围堵。这位前萨尔州女州长说,她曾经是这里的主人。今年春季她才放弃在这个德国最小联邦州的政府工作,出任基民盟秘书长一职。

现在,她又继续向前迈进了一步,宣布竞选德国政党内的权力巅峰职位-基民盟主席。联邦总理默克尔担任这个职务整整18年。现在,克朗普-卡伦鲍尔坦然、务实地在媒体界代表面前发表她角逐党主席的演讲。

她常常被称为"小默克尔"并非偶然。两位女政治家关系密切。她出任基民盟总干事也是默克尔提的名。2000年,默克尔自己就是从基民盟总干事这个职位上当选为党主席的。

"一个时代的结束"

和默克尔的风格一样,克朗普-卡伦鲍尔也是目标明确,同时又能保持淡定。她很清楚,虽然和默克尔关系密切,但是现在她必须要摆脱这层关系。她在柏林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她说,她的许多个人经历是和默克尔分不开的,在很多事情上她要感谢默克尔。

而现在她则自信地宣布:"我毛遂自荐,现在应该开始一个新的篇章,""以一种新的风格和新的实力。"不过,对克兰普-卡伦鲍尔来说,她不会像默克尔那样一番顺利。因为默克尔参加竞选时,基民盟正因非法献金丑闻陷入危机,因此默克尔很少遇到竞争对手。但是卡伦鲍尔则不同,现在她要挑战对默克尔批评最尖锐的2个人,一个是前联邦议院议员默尔茨( Friedrich Merz),另一个是现任联邦卫生部长施潘(Jens Spahn)。

政治

法国总统好朋友?

法国总统马克龙尚且算得上默克尔的政治朋友。和默克尔相似,马克龙也担心欧盟的未来,因此寻求在欧洲层面上来解决难民问题。但是,在德国国内,执政伙伴基社盟担心,法国人在难民问题上支持德国,目的是想让德国人在欧元区财政政策上作出让步。

政治

善解人意西班牙?

新上任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不久前允许一艘载有非洲难民的救难船只靠岸,与民粹主义的意大利政府形成了鲜明对比。桑切斯的人性光芒在当今欧洲颇为难得,他的举动也正合默克尔的意。然而,西班牙首相也明确表示,西班牙在难民问题上亟需帮助。

政治

长袖善舞荷兰人

以贸易立国的荷兰,自然十分重视欧盟内部边界的开放性。在这点上,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和默克尔是一致的。然而,在荷兰国内,对移民的敌视情绪也十分高涨。对于没有可能获得政治避难权的难民,吕特想要完全阻止他们进入欧洲。荷兰首相的这种“两手抓”战略,倒是具有成为斡旋者的潜力。

政治

心机算尽希腊人

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属于中右派政党,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则是鲜明的左派政治人物,两人之间本应水火不容。然而,齐普拉斯现在却高声呼吁,欧洲应当团结一致来应对难民危机,并且亲自表示对默克尔的支持。有可能在此前的希腊债务危机磋商上,齐普拉斯认识到了默克尔善解人意的一面。同时,齐普拉斯也有可能以此换取德国人在欧元区债务问题上的进一步让步。

政治

邻国丹麦走极端

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ökke Rasmussen)并非极端派别政治人物,但是在难民问题上他却持极端立场。丹麦政府对政治避难申请者的吓阻力度为全欧洲所罕见。拉斯穆森也是最早提出在欧盟境外建立难民收容中心的人。他只会支持把难民营建在欧盟之外的欧洲难民方案,并且拒绝接受欧盟内部的难民转移计划。

政治

笑里藏针奥地利

年轻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总是对默克尔礼敬有加,但是也毫不掩饰他对默克尔自由主义难民政策的抵触态度。库尔茨与默克尔党内反对现行难民政策的人非常热络,互相视为知音。

政治

别无选择意大利

对于默克尔而言,意大利新总理孔蒂(Giuseppe Conte)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这位无党派政客,其实也受到了执政伙伴的裹胁:内政部长表示,意大利坚决不愿再接收已经从意大利继续逃往德国的难民。这一排外态度,也获得了意大利国内越来越多的民意支持。

政治

对抗到底匈牙利

这些年来,抨击默克尔难民政策最激烈的人,莫过于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Mihály Orbán)。在他看来,难民是默克尔的问题,不是匈牙利的问题。他压根就没有出席上周日的欧盟各国领导人协调会,他的政治盟友——斯洛伐克、捷克、波兰这三国的领导人也没有出席。这四个国家都坚决反对在欧盟各国间转移分配难民。

默尔茨获基民盟主席提名

在很多人看来,迄今对基民盟政策批评最尖锐的这2名男性政治家有望当选。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默尔茨被富尔达地区基民盟党部提名为基民盟主席候选人,而克兰普-卡伦鲍尔已经获得萨尔州基民盟党部和妇女联盟的提名。

卡伦鲍尔不怕被低估。她在接受其履历作者的采访时说:"这对我来说是个鼓励"。其履历的标题很具战斗性"我可以、我愿意、我将要",清晰地体现了她的野心。

黑森州灾难性的选举结果是促使默克尔上周做出放弃竞选连任决定的原因之一,也造成原本对默克尔政策的稍许批评声一下子扩大。基于这一现实,克兰普-卡伦鲍尔坚定的表示:我们必须再次赢得选举。在她看来,迄今的大联合政府执政期是一个"沉重的时期"。

"无需刺耳的声调"

克兰普-卡伦鲍尔强调指出,党的领导需要在政府面前表现出更多的自信,不应毫无保留地接受所有决定。她说:"我们必须扭转这一进程。"所以她认为不应存在"空洞"的政治。然而在政治问题上,她从没有偏离过默克尔的路线。在移民问题上,她与其竞争对手施潘有些相似,在2015年难民危机期间曾对默克尔做出的开放边境的决定发出警告。她说,赢得对内部安全的信任无需通过刺耳的声调。这话的口气和默克尔很相似。

不过克兰普-卡伦鲍尔也表示,她感觉到德国存在一种"危险的异化感"。但是她在演讲中没有谈及具体的解决方案。默克尔当年成为领导了基民盟20多年的科尔的继任时,也没有这样做。

主题

在这方面两位女性也是相似的:卡伦鲍尔强调,她本人也感觉到自己政党内对近年来政策的失望。在一次全国范围内的"倾听之旅"中,她用了3个月的时间与党员们讨论基民盟的未来。无论是作为党的领导人还是更上一层楼-进入总理府,她都要证实自己坚韧不拔的毅力。正是凭借这种毅力,她和默克尔出席了100多次欧盟峰会。在德国从政必须要有这种坚韧不拔的毅力,至少目前是这样。

 

相关内容

时事评论 | 08.12.2018

评论:默克尔仍然是总理

德国新闻 | 08.12.2018

"小默克尔"惊险当选党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