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中小学生压力山大 心理疾病增多 

好分数和完美的外表——许多青少年因高标准而备受压力,以至于出现心理疾病。专家认为,家长应当对孩子们多多赞赏和肯定。

(德国之声中文网)头痛、肚子痛、容易激动、长期疲惫--这些因压力导致的生理和心理疾病称为越来越多的德国孩子的困扰。

据位于汉诺威的医保公司KKH统计,德国900万6-18岁的青少年中,有约110万存在这样的情况。学校、父母施加了过高的压力,此外,网络社交媒体上的霸凌,以及对失败的恐惧,都是其中的原因。

2017年,在KKH入保的青少年中,有约26500人出现失眠、崩溃、抑郁等问题。特别是13-18岁的青少年,就医问诊的人数比2007年翻了一番。当然,专家也指出,这一数据也显示,对心理疾病的诊断也比过去有改善。

根据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数据,德国少年儿童约16.9%有心理疾病症状。保险公司DAK的数据甚至是26%。

直播
01:12 分钟
在线报导 | 05.09.2018

最受外国学生青睐的5所德国大学

维尔茨堡大学医院青少年精神疾病诊所的负责人罗马诺斯(Marcel Romanos)向德新社表示:"德国的孩子们处在压力之下。"霸凌时常导致青少年必须住院治疗。他举了一个例子:一个13岁的女孩用手机把一张自己的裸照发送给男友,男友则把照片发送到聊天群里。这个女孩受到极大的压力,而拒绝再去上学。

家长要多夸孩子

KKH的心理医生克雷姆(Franziska Klemm)鼓励家长对孩子多多予以支持。"根扎得越深,树就越有抗压能力。"家长应对孩子们已经做到的予以赞赏与肯定。

罗马诺斯也观察到,平均水平的成绩越来越不被接受。家长们觉得3分就很差了,朋友们和媒体也是一样。"孩子们很容易在情感上承受不住,比如,家长生病,或者身材不像模特那样,或者衣服的风格与朋友们不一样。"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做的全会,蒙的全对”

2018高考开始了,中国975万考生赴考场,这比一些欧洲国家的人口还要多。这是自2010年以来,高考报名人数最多的一年。今年的考生大多是2000年出生。图中考生身上的耐克是有含义的,你猜出来了吗?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人脸识别

江苏南通一处考点,考生首先要进行脸部识别,才能进入考场。中国媒体报道说,江苏省在今年高考首次启用“刷脸”进场,“刷脸”的终端设备将在全省所有考场统一配备。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望眼欲穿

这是四川成都一处考点外,顶着炎炎烈日等待的一位考生父亲。四川今年的高考报名人数达到62万人,创该省近年新高。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前程锦绣餐

怎样的彩色才能带来锦绣的前程?杭州一家宾馆推出的这道菜清淡、富含维生素、高蛋白。这家宾馆在考点附近,早已订满。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声纳警察,鸣笛抓拍

在北京,途经考场公交线严禁鸣笛,“声呐警察”首次为高考站岗,以“科技手段对机动车违法鸣笛进行抓拍”。此外,还有两架直升机参与高考保障。图中是甘肃兰州,交警车队为高考路况保驾护航。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毛毯厂中学

这家位于安徽省六安市的“军事化”管理的中学,今年高考期间仍是人头攒动。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全村的希望”

这是河南驻马店一所高中为迎接高考而参加“备战”集会。2018年河南参加高考人数98.38万人,其中全国统考人数77.94万人,创历史新高。此外,河南省的考生人数仍居全国第一。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十全十美”

河北衡水一所高中向考生每人发两张连号的五元人民币,寓意“十全十美”。这是一家省重点中学。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告别题海战术了吗?

中国媒体引述近期的问卷调查结果,说对很多00后的高考生来讲,高考并非决定命运的考试。有些考生在准备出国留学,还有些选择了艺考。但这部分比例究竟有多大呢?一个好消息是,一些大学正在试点,让获录取的考生有更大的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专业。

高考不再定终身了吗?

取消加分

中国教育部年初宣布,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 中国官媒报道说,清除权力寻租空间确保高考公平,一直是社会的普遍呼声。图为早在3月份举行的艺考中,老师在阅卷。

KKH委托调查机构Forsa对1000名家长进行的问卷显示,13-18岁的孩子有四分之一因压力感到疲惫。22%抱怨头痛。6-12岁的孩子有13.5%有肚子痛,以及疲惫。

据德国心理医生联合会的信息,德国的中小学教师、校长对于青少年心理疾病的认识比过去有提高。如果教师发现孩子不对劲,会通知家长。此外,社会生活节奏的不断加速以及复杂性增加,也让这些成长中的孩子面临了更大的压力。

该联合会负责中小学这一块的心理医生阿夫齐-韦宁(Meltem Avci-Werning)指出,特别是休学一段时间后重返校园的孩子特别需要帮助,无论是因为抑郁、吸毒还是受到性虐待。"学校心理医生有相关的方案,在这方面,学校通常还需要得到进一步的支持。"


苗子/凝炼(德新社)


相关内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