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遣返法规 你知道多少?

在安贝格(Amberg)发生庇护申请者袭击路人事件后,德国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要求制订更严格的遣返规定。相关规定巨细无遗。

(德国之声中文网)泽霍费尔部长(基社盟)表示,一旦在德国有违法行为,庇护申请人就必须立即被遣送,为此,他将很快向联邦政府呈送相关法律修改议案。这不是泽霍费尔的首个动议。现在的这一要求与上周在巴伐利亚城市安贝格发生的袭击事件有关。去年12月29日,4名年龄在17至19岁之间的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酒醉庇护申请者辱骂、殴打行人,有12人受伤。

没有数据显示,有多少人因在德国刑事犯罪被驱逐。不过,去年,被驱逐出境的总人数减少。2018年上半年,约有12300人被遣送出德国,与2017年同期相比减少约2%。

Horst Seehofer

泽霍费尔部长(基社盟)表示,一旦在德国有违法行为,庇护申请人就必须立即被遣送

如果被遣返人在来源国有可能被处死或受酷刑;或者,因种族、宗教、国籍、政治观点或隶属于某个社会团体,其生命或自由受到威胁,德国法律原则上禁止将其遣返。当事人将在德国被"容忍"居留,直到客观条件改变,不再构成遣送的障碍。

谁可以被遣送出德国?

由于外国人必须有居住许可方能在德国居留,难民和庇护申请者在其申请被处理期间获得短期居住许可证。只要其庇护申请遭拒,当事人就不再有在德国居留的权利,并有责任在确定期限(不长于6个月)内离境。一旦超期,当事人就可以被强制遣送回其来源国。

犯了罪的外国人会受何处置?

理论上,其庇护审理程序尚未完结、获刑至少3年者,必须被遣返。因犯罪程度较轻而获刑较轻、或只是被确认为是对公共秩序与安全构成威胁者,是否应被遣返,则由有关当局决定。

相关决定基于两大考量:犯罪事实有多严重,以及作案人的保护需要有多大?一个仅违反了公共秩序、在其来源国受到酷刑以致死亡威胁的人,不会被遣送。有德国家庭、或有稳定工作的外国人,只要未犯重罪,被遣送的可能性也同样较低。

根据通行做法,被判至少2年监禁的外国人"可以"被驱逐。而要是所涉及的犯罪行为类似于2016科隆除夕夜袭击行为,则获刑一年的当事人也可以被驱逐。在那次袭击事件中,主要由来自北非和阿拉伯地区的男子组成的一个大型团伙袭击、性侵、抢劫了妇女。

Silvester 2016 in Köln Bundespolizei

2016科隆除夕夜袭击案发生后 德国在全国范围内加强了遣返的实施

谁被遣送,由谁决定?

有权指令递解出境的是两个不同的机构:由各州政府领导的外国人局和联邦移民及难民署。

一般情况下,外国人局负责送达及实施驱逐命令。但是,在庇护程序中,联邦移民及难民署也有权在拒绝申请后下令遣送。在这种情况下,遣送事宜亦由当事人所在州的外国人局负责。

鉴于很多应被遣送者不愿主动离境,则外国人局可要求警方协助。由于遣送的实际行为是边检的任务,因此,遣送一般由联邦警察实施。联邦警察的使命是保障德国边界的安全。

如果存在应被驱逐者有意隐遁的证据,则有关当局也可向法院申请,作出实施最长为18个月的"遣送拘留"决定。

当事人是否有权对当局裁定提出上诉?

有的。比如,庇护申请遭拒的当事人可向某个行政法院提出上诉,相关法院须对联邦移民及难民署的裁定作审议。不过,其申请因"明显无理"而遭拒的当事人只有一周时间提出上诉,其他人有两周时间。

政治

乘坐卡车逃亡

最近的大流亡发生在中美洲。暴力和饥饿导致人们逃离洪都拉斯、尼加拉瓜、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等国家。其目的地是美国。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并不欢迎他们。大多数难民滞留在美墨边境。

政治

外包难民

澳大利亚保守政府不希望难民进入澳大利亚。那些已经到达澳洲的人,被严格驱逐出境。澳大利亚已与几个太平洋国家达成协议,例如,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瑙鲁,将难民被安置在那些国家。

政治

被遗忘的难民

图上侯赛因·沙南(Hussein Abo Shanan)已经80岁。几十年来, 他一直以巴勒斯坦难民的身份生活在约旦。约旦王国的人口不到一千万。其中有230万登记注册的巴勒斯坦难民。他们中的一些人自 1948年阿拉伯-以色列战争后就一直生活在该国。目前约旦又增加了约有50万叙利亚移民。

政治

被邻国容忍

对许多委内瑞拉人来说, 哥伦比亚是最后的机会。 他们居住在首都波哥大郊外的 "el camino" 这样的难民营(图)。马杜罗总统的政策使委内瑞拉无法满足民众的生活需求。食品和药品短缺。目前,这些难民返乡的前景不佳。

政治

逃亡途中饥寒交迫

这些逃亡的难民一次又一次地试图越过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边界前往克罗地亚。成为欧盟成员国的克罗地亚是移民的目标。然而冬季的这条逃亡之路非常危险。冰雪严寒的气候令逃亡的旅程格外艰难。

政治

孟加拉国是终点站?

这是处于雨季的孟加拉国库图帕龙难民营。逃离缅甸的罗兴亚族妇女用雨伞保护自己不受倾盆大雨的影响。100多万罗兴亚族穆斯林人逃离缅甸军队的迫害前往邻国孟加拉。该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大量难民令其感到力不从心。库图帕龙难民营是目前世界最大的难民营。

政治

生活没有出路

中非共和国矿产资源丰富、土地肥沃。该国本拥有组建一个稳定社会所需的一切。然而国内战争和与邻国的冲突、腐败的政府和疯狂的伊斯兰主义正在助长该地区的暴力。因此, 包括首都班吉的许多居民都住在避难营里。

政治

抵达西班牙

在抵达马拉加港之后, 用红色毯子包裹的难民受到红十字会的照顾。246名移民获得救援船 "瓜达玛尔·波利姆尼亚号"的救助。越来越多的非洲人如今避开利比亚, 从阿尔及利亚或摩洛哥走西地中海航线逃亡。

政治

乌干达的苏丹难民

在很长时间里,乌干达也是一个被内战撕裂的国家。但与另一些非洲国家相比, 其现在的局势已经稳定。对于这些来自南苏丹的难民来说, 抵达库鲁巴首先意味着安全。几十万南苏丹人现在已在乌干达找到避难所。

过去两年,不堪重负的联邦移民及难民署频繁作出错误决定。很多遭拒的庇护申请人也因此以司法手段提出上诉,并有权在德国居留,直至行政法院作出裁决。

还有哪些其它原因导致遣返拖延?

法律上有责任离开德国的人中,有很多因心理或身体罹患严重疾病,不能上路,或者,因为没有遣返不可或缺的护照等证明文件,得以避免被遣送。

留下的人,以后也可能被要求离境。在1990年代的巴尔干战争期间德国接收的某些难民就会遇到这种情况。随着局势已然稳定,来自前南斯拉夫的难民必须重返家园。

作者:Carla Bleiker, Ben Knight, Jefferson Chase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