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德国仇外情绪继续蔓延

德国国内,尤其是东部地区,仇外情绪增加。来自莱比锡的一项威权主义研究得出这一结论。作者们警告说,民主制正面临危险。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莱比锡极右主义和民主制研究中心所作的一项威权主义研究报告,三分之一的德国人(35. 6%)认为,外国人到德国来是为获得社会福利;在东部地区,几乎每两个德国人(44.6%)中就有一人持这一看法。此外,有相同比例的人确信,外国人已导致联邦德国"高度外来化"。

该项研究的负责人德克尔(Oliver Decker)指出,目前,德东地区持仇外观点的人,比例超过30%,相当高;在西部地区,比例为22%。自2002年起,该研究中心每两年公布一份有关德国人如何看待威权主义和极右主义的民意调查报告。接近绿党的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Heinrich-Böll-Stiftung)和金属业工会的奥托·布伦纳基金会(Otto-Brenner-Stiftung)也参与了相关研究。

更多阅读:开姆尼茨:大批警力严阵以待

研究者们发现,不仅是对移民的偏见普遍增加,而且尤其是针对穆斯林以及辛提和罗姆人的偏见增加。德克尔指出,对后一类人存在着强烈的攻击性情绪。例如,近60%的受访者同意这样的观点:辛提和罗姆人有刑事犯罪倾向。这一比例较2014年几乎增加5%。

根据这一研究结果,针对穆斯林的偏见也在增加:44%以上的受访者认为,应禁止穆斯林移民德国(2014年:36.5%);一半以上的人(55.8%)表示,因为穆斯林,自己在德国有时会有身处异乡之感(2014:43%)。

对犹太人也存偏见

在发生了例如在柏林那样的反犹事件后,德国境内的仇犹主义再度引发关注。根据该研究报告,十分之一的德国人认为,犹太人的影响"今天也"太大;几乎有同样比例的人认为,犹太人有某种特殊性和异样性,所以,"不太适合我们"。研究报告的作者们猜测,持反犹立场的德国人数量实际上更多,他们只是不明说罢了。

更多阅读:犹太小帽招灾?两名男子柏林遇袭

德克尔估计,对外国人、穆斯林、辛提和罗姆人的仇视情绪与这些族群本身并无直接关系。他的解释是:德国在过去数年、数十年的良好经济发展是以放弃某些社会福利为代价的,例如,社会保障系统有所弱化,愤怒和威权型攻击情绪由此积聚,需要一个排气阀,--仇外情绪便成了这样一个排气阀。

德克尔警告说,这种发展也会危及德国的民主制。因为,尽管90%以上的受访者看好民主制理想,但他们所理解的民主制有所不同,--不是那种人人享有平等和自由的社会。德克尔指出,很多人的想法是,民主制可以是某种形式的多数人专制,他们相信,少数人或少数群体的保护权并非必要,因为,对整体而言,取消此类权利才是正确的和重要的。

德国选项党成了极右人士的政治宣示

根据该研究的结果,近8%的受访者认为,在某种条件下,专制是一种更好的国家形式;更多的人(11%)希望有一个"为所有人的福祉而铁腕治国"的领导人;尤其是在德国选项党选民中更容易找到持仇外立场的人(55%)和持反民主制观点的人(13.2%)。

主题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高兰德

选项党两名主席之一高兰德(Alexander Gauland)曾说过,人们觉得国足健将、有非洲血统的博阿滕作为球员很好,但不想和他这样的人做邻居。高兰德还说德国应关闭边界,他还提到一个溺水难民儿童的照片,说不能受到孩子眼睛的道德绑架。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威德尔

该党议会党团主席之一艾利斯•威德尔(Alice Weidel,图左)通常扮演这个右翼民粹党派的“理性之声”,但她也有过措辞失准的时候。《世界报》2013年一篇关于威德尔的报道就指出,她曾在一封邮件中骂德国政治家是“猪”和“二战中胜利国的木偶”。威德尔最初声称邮件是假的,但后来承认了它的真实性。她曾在中国工作过6年,博士论文题目也与中国有关。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佩特里

前任德国选项党主席之一佩特里(Frauke Petry)2016年接受一家地方性媒体采访时说,德国边警应该向非法进入该国的难民开枪。她说,德国警察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向难民开枪,防止非法越境。上一个下令向跨越边境逃亡者开枪的政治人物,还要追溯到前东德领导人昂纳克(Erich Honecker)。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霍克

图林根州选项党主席霍克(Björn Höcke)是选项党极端派的标志性人物,他曾将柏林犹太大屠杀纪念碑称为"耻辱",呼吁德国停止为纳粹历史赎罪。他说这番话时正值大选期间, 因为不赞同他的观点, AfD领导层一度要开除其党籍。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冯施托尔西

选项党最初靠反对欧元和财政救助计划起家, 但很快反移民就变成了该党的核心议题。“那些不接受对检查边境点的人都是攻击者,”选项党副主席冯施托尔西(Beatrix von Storch)说:“面对攻击者,我们得自我防卫。”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普雷策尔

前选项党北威州主席普雷策尔(Marcus Pretzell)也是宣布退出该党派的佩特里的丈夫。在2016年12月柏林圣诞节市场发生卡车冲撞人群恐怖袭击后,他称,柏林事件的受害者是“默克尔的冤魂”。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温特

德国东部萨克森州议会议员温特(Andre Wendt)2016年递交的一份问讯文件引起了轩然大波,内容是关于无人陪伴的未成年外国人提供“绝育手术”所需的费用。据联邦无陪伴未成年难民协会(BumF)的数据,成千上万未成年人在德国寻求庇护,其中绝大多数是年轻男性。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又是高兰德

去年8月大选期间,他在艾希斯费尔德(Eichsfeld)发表演讲时说,土耳其裔的联邦政府移民融入事务专员厄兹古茨(Aydan Özoguz)应该被“清除”到土耳其安纳托利亚去。他使用了清除“Entsorgen” 这个词,这与纳粹时期对犹太人和战俘的措辞类似。

德国右翼“选项党”的“雷人雷语”

还是高兰德

高兰德这个月初在选项党青年团代表大会上的讲话招致了各方批评。他先是承认德国人对数以百万计的纳粹受害者承担有罪责。但接着表示:“希特勒和纳粹,不过是德国千年成就上的一粒鸟屎。……我们有着光辉的历史,而且远远长于那十二年(纳粹时期)。”

报告指出,有着固定、坚决的极右世界观的选民在德国选项党那里找到了一种政治表达形式;不过,在基民盟/基社盟、社民党和自民党的选民那里,有仇外情绪的人各达20%上下,也相对较高。

不过,德克尔指出,根据该研究报告,也出现了某些积极发展:"我们可以说,30%的民众有着坚定的自由民主意识"。他指出,乍听之下,这个比例并不大,但这些人做好了准备,为民主制而战,同时也接受他人的立场。

他指出,很多德国人虽对民主制持怀疑态度,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自动地就信奉威权主义。不过,有40%的人赞同威权主义的社会结构。这位莱比锡研究项目的负责人总结道:"所以,我们才会看到,目前社会上有这么明显的对立情绪"。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