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线再收紧 港自决派议员参选村长遭禁

香港政界禁止参选再增一例,参选红线首次由立法会蔓延至基层村长选举,并祭出「隐晦」的理由。有香港前高官向德国之声表示,此例影响严重,政治审查的之手所到之处已超离底线。

(德国之声中文网) 香港「自决派」立法会议员朱凯廸报名参与乡郊代表选举,港府12月2日宣布他不符参选资格,理由是他「隐晦地」支持港独作为选项。

此前,负责把关确认参选提名选举主任,要求朱凯廸回答一系列有关政治主张和中港主权关系的问题。对于是否支持港独作为自决选项,朱凯廸这么回答﹕「我认为,和平主张港独是港人受《基本法》保障的权利。」

不过,选举主任认为朱凯廸有意回避问题,转移焦点至他人的言行。当局最终裁定他的提名无效,即是没有资格参选,并解释「朱凯廸的回覆,经客观考虑后,可理解为他是透过行使所谓和平主张港独的权利为名,从而隐晦地确认为他支持独立是香港人的一个选项。」

对于是否支持港独,朱凯廸回应当局时重申﹕「我自己当时至今的立场都是,我并不支持港独,但我认为香港人应该决定自己的命运。」尽管如此,选举主任仍然认为其立场「令人质疑他是否真诚地拥护《基本法》」。

Hong Kong | National Day March

不反对港独就是「隐晦地」支持這個選項?在香港人连沉默自由也被削掉时,不少人擔心有关参选权和言论自由的限制將愈加收緊。

剥夺沉默的自由

香港前公务员事务局局长王永平接受德国之声访问,他认为这次虽然只是低层选举,但影响非常严重且深远。 「这次的理由是,你不反对(港独)就等于支持,这界线已超离正常的法治准则。」他认为﹕「绝对违背香港一向奉行的法治原则,包括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嫌疑犯拥有沉默的权利。这违反一般人理解的言论自由,包含保持沉默的自由。」

在短短两年间,香港多名非建制派人士被剥夺参选权利,受影响的政治光谱愈来愈阔。朱凯廸竞逐的乡郊代表等同村长,是香港最基层的民意代表,更重要的是,此公职不受《基本法》的宣誓条文规管。

王永平和部分法律界人士皆認為,朱凯廸的立法会议员资格从未被质疑,政府现在却突然禁止参选,在法理上站不住脚。他质疑,港府或为了奉迎和揣摩中央,才在选举审查上「宁滥勿纵」。

无极限的红线?

「红线不但不断向下伸延,根本不知道它停在哪里,下次用什么理由。」王永平形容,审查已经到了无极限的地埗﹕「以后所谓的政治审查会否不只适用于参选人,而是套用在香港人本身?将来会否要求港人表态反对港独自决,否则等于港独分子犯上官非?红线愈来愈红,底线愈来愈低,但不知道低到何处,这是最恐怖的地方。」

在殖民地政府公务系统出身的王永平,是香港首两任特首的问责班子一员,领导香港十多万公务员。他批评,港府利用中层公务员进行政治筛选非常荒谬﹕「现在每个选举主任挖尽心思,揣摩政府的政治决定,搬出这种匪夷所思所谓『隐晦』的说词是掩耳盗铃,这已经破坏我一向认识的香港公务员政治中立制度。自己人摧毁自己的高度自治,更加令人担忧。」

Hong Kong Legislativrat - Protest gegen China

两年来,香港多名被指支持港独或自决的人士被禁止参选。青年新政游蕙祯是最早被取消当选资格的立法会议员,图为2016年她在立法会宣誓时展示「香港不是中国」旗帜,成为当局褫夺其议席的理由之一。

争议或由法庭定夺

朱凯廸早年活跃于香港保育运动,2016年首次参选立法会即以8万多票当选,成为得票最高的民选「票王」。他与香港众志罗冠聪、刘小丽同属「自决派」,主张港人以「民主自决」方式决定前途,后两者被港府以宣誓不当为由取消议员资格。

主题

选举主任引述三人在2016年公布的共同声明、朱凯廸發表过的文章,内容提及他支持「香港独立」作为港人自决前途的选项之一,并倡议突破《基本法》框架讨论香港主权问题。

朱凯廸表明,会考虑循司法途径挑战政府的决定,稱选举主任无权作任何形式的政治筛选,亦违反香港人权法。他表示,同样的政治立场,经过两年后成为不能参选的理据,反映政府把法律作为打击政敌的工具。 「就算我之后再不能进入体制推动香港民主,也希望香港人不要轻言放弃,继续在不同岗位奋斗。」

特首林郑月娥日前被问到会否兴讼覆核朱凯廸的议员资格,她说政府没此计划。 「现在要处理的是乡郊代表选举的事,选举主任已作出决定,目前没有计划去处理另外的事。...我们支持选举主任作这个决定,亦认为他审慎行使他在法例之下的权力和履行他的责任。」

李芊/夏立民 (综合报导)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