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中国西部地区空气质量尤其差

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本周三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西部地区空气质量恶化,10个污染最严重的中国城市中,超过一半位于新疆。

(德国之声中文网)绿色和平的调查结果指出,新疆和河南是中国空气污染最严重的两个省份。专家表示,这一结果或反映了污染型企业因更严格环保措施的出台而向西移动的趋势。

中国饱受空气污染困扰,造成污染的主要原因包括燃煤发电,重工业以及汽车尾气。而空气污染成为民众对政府不满的一个主要来源。

绿色和平在报告中表示,今年第一季度,中国东部地区的空气质量有所改善。该组织对中国大陆地区空气污染微颗粒PM2.5浓度数据的分析表明,中国政府在东部主要人口集中地区的空气污染治理措施奏效。绿色和平也指出,中西部地区空气污染情况恶化的原因在于,这些地区的煤电投资增长,同时,空气污染和排放监管较为松懈。绿色和平的报告对362个城市的政府数据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10个污染最严重的中国城市中,6个都位于新疆。空气质量最差的是喀什,其次是五家渠、乌鲁木齐、和田以及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河南省和山东省也分别有两个城市榜上有名。

环境部部长陈吉宁去年曾表示将防止污染型企业向西部转移。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雾锁帝都

近期,中国北方出现了连续多日的严重雾霾,11月30日北京的PM2.5浓度逼近1000微克/立方米。而在12月2日的国务院会议上,总理李克强提出要在2020年前“坚决关停”落后产能以及不符合强制性标准的燃煤机组。目前,中共当局已经将空气污染视为同官员腐败一样会威胁执政根基的严重问题。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结构转型

严重的空气污染,也意味着过去30年中国的资源密集型粗放发展模式已经走到了尽头。如今,中国政府反复强调“经济新常态”,意在推动经济结构转型。在“十三五”规划中,中国当局的经济增长目标是每年6.5%左右。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高耗能、高污染

前些年的两位数增长率,主要是依靠大批量生产廉价消费品以及由基建投资、房地产拉动的钢铁、水泥生产。这些行业往往是高耗能、高污染。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依赖燃煤

雪上加霜的是,中国消耗的一次能源中,将近65%都是来自于煤炭(2014年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与此相比,德国的一次能源消耗中的煤炭比重约为25%(2014年德国环保部数据),美国的这一数字近年来更是跌到了20%以下。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健康威胁

美国伯克利大学的一项调研显示,中国每年有160万人因心脑血管及呼吸系统相关疾病而死亡。而在一项由中国疾控中心以及来自香港、以色列、美国多所高校的联合研究也证实,1991年~2012年间,中国的人均预期寿命并没有呈现与经济增长相对应的上升趋势;研究者认为,空气污染就是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原因。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你幸福吗?

空气污染还能直接影响民众的幸福感。中国中央电视台收集的数据显示,2007年~2012年间,表示对自己生活“不满意”或“很不满意”的人数从7.6%上升到了11.6%。北京大学、耶鲁大学几名学者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的空气污染正在降低民众的幸福感,并催生抑郁情绪。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知易行难

中国政府了解环境污染的严重性,也有意推动经济转型。按照构想,今后中国将告别盲目追求增长数字,而更关注增长的质量。中国当局希望,服务业、创意产业、科技产业今后能够取代煤炭、钢铁行业,成为新的增长极。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就业问题

一个摆在眼前的紧迫问题便是:如果立即关停落后产能、淘汰高污染生产线,如何解决大量产业工人的再就业?一个炼钢工人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供职于服务业、创意产业、科技企业的合格员工。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口罩热销

也有一些行业立刻就从严重的空气污染中得利。淘宝网的数据显示,2013年,34个大城市的居民总共在450万笔交易中支出了8.7亿元人民币用于购买口罩、室内空气净化器等产品。2013年冬天的污染最高峰时,口罩的销量较之前一周猛增52%,空气净化器销量则上升74%。

治霾若靠“吹” 又怎会幸福

人人平等?

常常有人说“空气污染面前人人平等”。然而实际情况却并不是这样。清华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室内空气净化器对人体的保护作用远远优于各类口罩。但是价格昂贵的空气净化器,往往只有中高收入者才能消费得起。而在中南海等高层领导办公场所也纷纷安装了空气过滤设备。

喀什今年第一季度PM2.5浓度是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每立方米最高10微克标准的27倍,达到 276.1微克/立方米,是去年同期PM2.5浓度的近一倍。和田也污染严重,PM2.5浓度较去年同期上升 了49%。

经济纵横 | 29.02.2016

大部分城市仍未达标

北京PM2.5浓度下降了27%,为67.7微克/立方米,上海PM2.5值也下降了12%,降至60微克/立方米。绿色和平调查的362个城市,PM2.5浓度平均值为60.7微克/立方米,其中310个城市没有达到中国国内每立方米35微克的标准。

绿色和平表示,北京当局在东部设置了许多限制污染的规定,这些规定产生了出乎预料的效果:会对环境造成污染的工业因此转移到中部和西部还没有推出限制规定的地区。

法新社报道,中国新建成的燃煤电厂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环保组织分析了中国环境保护部的数据,结果显示,2015年75%批准的新燃煤电厂运营许可都集中在中西部地区。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相关内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