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同性恋者抗议新浪赢在哪里

同性恋者抗议成功,新浪收回清查令。时评人长平认为,与“段友出征”和“女权之声”一样,这些权利运动方式为中国带来新的生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网络娱乐节目"内涵段子"被关停,社交媒体上出现"段友"驾车上街鸣笛抗议、集会示威的视频,令人对九零后年轻人刮目相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浪网对同性恋的公然歧视,引发更大规模的抗议,而且抗议取得了罕见的成功。

新浪根据《网络安全法》发出内容清理通知,宣布"此次清查的内容包括:涉黄的、宣扬血腥暴力、同性恋题材的漫画及图文段视频内容"。中国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及其支持者利用各种渠道表达抗议,微博、微信等中国社交媒体出现数十万计的"#我是同性恋"、"#你好我是同性恋"等标签,位于北京的同性恋亲友会(PFLAG China)呼吁股东抛售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浪股票。据报道,在"#我是同性恋"标签上周六被删掉之前,已有3亿人看到。本周一,新浪再发通知表示,本次清理的对象"不包括同性恋内容"。

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改变具体是怎样发生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和如此大规模的抗议有关系。1997年,同性恋在中国非罪化(不是流氓罪)。2001年,中国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中剔除(不是精神疾病)。有人可能说,新浪发现自己的宣布违法,所以主动改过来了。新浪大概也知道,它删除评论、关停微博、设置敏感词,诸般行为,件件违法,什么时候主动改正过?

聪明的策士与莽撞的抗议者

现代同性恋权利运动,和劳工权利运动、妇女权利运动、种族平权运动一样,本质上是一种抗议运动,即通过直接的自主意志表达、公开的对不公平待遇的反抗来获得尊严、平等和自由。一种污名同性恋的论调说,它是来自西方的精神糟粕。通常的反驳是,中国自古就有同性恋。在古代,很多帝王和贵胄都好男风,养男宠,汉哀帝刘欣与董贤,还留下了"断袖之癖"这个感人的真爱故事。这种辩解可能自设陷阱,似乎要切断中国平权运动与西方的关系才能自证清白。事实上,无论从普遍观念还是具体方式,中国现代平权运动都源自西方。当然,重点不在来自哪里,而是其性质与所谓传统文化根本不同。

除了少数个案,男风、男宠在中国古代并不是好词,它在描述一种客观存在的现象的同时,满怀着深刻的歧视。就像爱情和性的存在,并不能让妇女自动获得平等权利一样。皇帝的女人们要得到善待,就得千娇百媚、八面玲珑并且有打击竞争者的手腕。这些通向尊严和平等的路径,本身就是黑暗的牢笼。人们以为自己在往上爬,其实是往牢狱中陷得更深。

一个类似的例子是前不久发生的修宪事件。它除了修改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之外,还把党的领导写进了正文。在此之前,党的领导被放在序言里,作为正文展开的前提条件。这一项规定与普世权利背道而驰,让很多宪政学者感到恼火。然而,他们很少提出正面的抗议,而是煞费苦心地解释说,序言没有法律效力,不过是历史事实描述而已。这种自欺欺人的解释,既为宪法的合法性辩解,同时也希望权力当局作为顺水人情接受了它,既与时俱进又不失颜面。这是古代献策、进谏的方式,而不是现代权利运动。其结果是皇上烦不胜烦,索性把党的领导规定从序言拿到正文,看你还怎么啰嗦!

同性恋权利不仅无害而且引导正义

公开抗议就一定有效吗?给定短暂的时间,结论是不一定。二十九年前的"六四"抗议,以机枪坦克的血腥屠杀结束。但是,抗议本身就是一种意义,而且它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六四"运动拉开了苏联和东欧巨变的序幕,历史将会给予它更加公正的评价。

时事评论作家长平

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是娱乐节目。此前或明或暗的一种说法是,让人民"娱乐至死"有利于社会稳定,意思是傻笑会让他们忘掉政治公义,于是乎统治者得以长治久安。同样,这既是为娱乐的辩解,也是对统治者的献策。结果如何呢?不仅日剧美剧被限制,连本土笑话节目"内涵段子"也要关停。网传"段友"们举行了大规模的驾车鸣笛及街头聚会抗议。这些抗议不一定能够得到同性恋权利抗议一样的结果,但是行为本身的价值已经超越了前述辩解和献策。

为同性恋运动的流行辩解是, 让他们相爱,不会对社会造成伤害。还应该看到,作为现代权利运动,同性恋者在争取自己的权利的同时,也为整个社会带来了新的政治观念和行为方式。同样地,女权运动社交媒体"女权之声"被禁之后,女权主义者也没有简单重复"转世投胎"(另名新建帐号)的方式重生(尽管这也是一种抗议方式),而是坚持以各种抗议形式诉求复活原帐号。也许她们不会成功,但是这种抗议方式本身已经为社会带来了新的生机。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台湾:宪法保障 平权路遥

台湾大法官在2017年5月释宪保障同性婚姻,要求相关部门在两年内修法。这让台湾成为亚洲第一个同性婚姻合法的国家。不过迄今为止,修法停滞不前。选民将在在周六(11月24日)的选举中,同时会就该议题进行公投。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澳大利亚议会通过同性婚姻法案

2017年12月7日,澳大利亚联邦议会通过法案让同性婚姻合法化。由此,同性婚姻将正式写进澳大利亚法律。从明年1月开始,澳大利亚的同性伴侣就可以迈入婚姻殿堂了。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奥地利宪法法院批准同性婚姻

2017年12月5日,奥地利宪法法院为同性婚姻开绿灯。宪法法院陈述称,将异性婚姻与同性伴侣登记关系区别对待是一种歧视的做法。根据宪法法院的裁决,从2019年1月起,奥地利境内同性恋人可以正式登记结婚。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德国迎来历史性时刻

6月30日,德国联邦议院在暑期休会到来前一天,以393票对应226票大比分优势通过德国同性婚姻合法化提案。默克尔在投票中投出的是反对票。图中是德国政论电视节目的"一姐"安妮·威尔(Anne Will)和她的生活伴侣传播学学者梅克尔(Miriam Meckel)。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亚洲第一 台湾迈向同婚合法

今年5月台湾大法官认定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是“违宪”的,大法官并要求2年内改正。换句话说,同性婚姻2年后合法。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爱尔兰人多数赞成同性婚姻

爱尔兰2015年5月举行的全民公投中,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票数超过62%。反对这一法案的天主教会在公投结果面前自认失败。深受天主教影响的保守国家爱尔兰是欧洲又一个同性婚姻合法化国家,也是第一个通过公民表决让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荷兰是先锋

2001年,荷兰是首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欧洲国家,之后比利时、西班牙、挪威、瑞典、葡萄牙也陆续立法允许同性恋结婚,2013年以来,法国、英国、卢森堡也将同性婚姻合法化,芬兰议会已经通过相关法案,2017年生效。(图为一对荷兰情侣2011年步入婚姻殿堂。)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卢森堡首相大婚

2015年5月15日,卢森堡首相贝特尔(Xavier Bettel)与其多年同性恋伙伴正式结婚,成为缔结同性婚姻的首位欧盟政府领导人。现年42岁的贝特尔与其同性伴侣、比利时建筑师德特奈(Gauthier Destenay )在卢森堡市政厅进行了结婚登记。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冰岛总理携夫人访华

冰岛议会2010年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2015年4月,冰岛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Johanna Sigurdardottir)携夫人乔尼娜·莱奥斯多提尔(Jonina Leosdottir)访问中国。中国媒体报道时“和谐”了总理夫人的镜头和内容。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南美国家并不落后

南美洲天主教为主的国家,走过了比较曲折的同性婚姻合法化道路。阿根廷议会2010年7月21日通过允许同性恋结婚的法案。该国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兹是该法案的支持者,阿根廷天主教会则坚决反对。阿根廷民众中70%以上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全球最大的天主教国家巴西以及南美另一国家乌拉圭也在2013年将同性婚姻合法化。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美国全面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

北美国家加拿大议会2005年7月20日通过法案将同性婚姻合法化。美国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但直至2015年,各州有拒绝承认其他州同性婚姻的权利。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的权利受到宪法保障,全国各州不得立法禁止同性婚姻,全美同性婚姻合法化。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新西兰有个例外

物产丰富、景色宜人的新西兰不仅盛产羊绒、痴迷板球,在同性婚姻合法化方面,该国议会也在2013年加入了允许同性恋结婚的国家行列。唯一的例外是托克劳群岛(Tokelau)。这一群岛行政上属新西兰管辖,共有1300多居民。

全球哪些国家为同性婚姻开了绿灯?

承认境外缔结的同性恋婚姻

以色列从2006年起,承认在外国民事政策范围内注册的同性婚姻,但不允许、不承认本国领土上实行的同性婚姻。欧盟小国马耳他自2014年4月14日起也实行类似政策。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更多相关内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