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运动进入第9轮 比利时一示威者丧生

迄今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已经导致10人丧生。比利时周六也有1人死亡。这已经是法国“黄背心”运动的第9轮抗议浪潮了。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比利时报纸Sudinfo报道,在举行"黄背心"抗议集会期间,比利时列日市至荷兰马斯特里赫特之间的E25高速公路段发生一起致命交通事故。一名示威男子被一辆大卡车撞伤后死亡。据称是卡车司机没有看到示威路障旁的该男子。

据比利时通讯社报道,大约20至30人参加了在荷兰边境附近地区举行的"黄背心"抗议集会。

比利时布鲁塞尔的“黄背心”运动

在法国的"黄背心"抗议活动中已经有10人丧生。去年11月中旬从法国发起的这场抗议活动很快蔓延到比利时等国。"黄背心"抗议活动的矛头最初只是针对迅速飙升的油价,但是现在购买力下降成为众矢之的,抗议的矛头也指向马克龙总统的改革政策。比利时的抗议活动与法国大相径庭,暴力事件频发,多人被逮捕。

抗议中心波治市

本周六,法国"黄背心"运动的倡议者再次举行抗议活动。当局估计这个周末爆发的抗议活动规模会更大,暴力事件也会更多。因此政府在全国范围内调集了大约8万名安全力量。

此次也是"黄背心"运动的组织者首次呼吁在距巴黎足足200公里以外的波治市举行大规模抗议集会。

当地政府禁止在这个小城的古老市中心举行抗议集会。出于安全考虑,该市的博物馆和公园设施关闭,公共停车场的自动售票机被拆下。据法国内政部提供的消息,上周末大约有5000人参加了示威活动。抗议活动期间再次发生骚乱,活动人士闯入巴黎的一个部委机构。

针对这一情况,法国 内政部长克里斯托夫·卡斯塔纳(Christophe Castaner)发出了严厉警告。他向在线媒体Brut表示:"那些呼吁示威的人很清楚会发生暴力, 因此他们要对此负责。"卡斯塔纳部长强调,任何周末参加示威的人都必须做好发生暴力的思想准备。他强调指出,举行抗议活动必须要事先报名登记。对此有明文规定, 而且手续不复杂。

巴黎警察局负责人米歇尔·德尔普赫(Michel Delpuech)在CNews电台说,他估计抗议活动"会有更多激进行为。""黄背心"抗议活动变得一周比一周更加暴力。

更严厉的惩罚

 鉴于最近发生的暴力骚乱, 法国政府上周宣布采取更严厉的安全政策。  闹事者和不事先报名登记的示威活动的组织者今后将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法国政府计划从下周起,举行一场 "全国性辩论"作为对抗议者愤怒情绪的回应。让公民发言,提出改革建议。马克龙总统也将向法国人致函,确定辩论的议题。

主题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马克龙犯众怒

2016年5月当选法国总统后,马克龙的支持度便一路下滑。罪魁祸首便是他所推行的一系列财政政策不得人心,比如停止征收富人税;以及他自大傲慢的形象。不过最终触发抗议运动的是为了促进环保而大幅增加燃油税的政策。去年10月,一个指控马克龙“猎杀司机”的视频在网上疯传。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抗议波及全国

网上怒火很快蔓延到街头,超过29万名抗议者穿上交通应急黄背心,在全国各地封堵道路。通过社交媒体串联的这场运动并没有特定组织架构,也没有明确的领导人物,此外参与者也不接受来自工会或党派的支持。有一人在这次抗议过程中身亡,超过150人遭到逮捕。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冲突与破坏

由于马克龙政府表示不会退让,抗议运动持续进行。11月24日,约11万人再度举行全国抗议,巴黎有8000人参与。抗争过程中发生暴力及破坏行为。警方与抗议者在香榭丽舍大街爆发冲突(上图),并动用高压水龙和催泪瓦斯。媒体报道称,骚乱造成高达100万欧元损失。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压力之下的屈服

“黄背心”成为马克龙面对的巨大难题。他起初拒绝在燃油税问题上作出让步,后来又表示如果油价上涨会作出相应调整。抗议者并没有因此感到满足,12月1日 ,抗议浪潮再次席卷法国,巴黎发生暴力打砸事件。马克龙第二天召集危机会议。在抗议运动持续不断的威胁之下,马克龙12月5日宣布放弃燃油税改革计划。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巴黎严阵以待

但是,马克龙依然拒绝重新实施富人税,并拒绝按照抗议者要求辞职下台。“黄背心运动”的参与者很难简单归类,其政治光谱涵盖极左到极右,其中后者原本就反对马克龙出任总统。12月8日 ,法国再度爆发全国范围的抗议活动。武装防暴车出现在巴黎街头维持秩序,城市大部分地区进入封锁状态。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对全国发表讲话

12月10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超过2100万人收看直播。马克龙表现和解意愿,承认在危机中自己也有责任,并推出一些财政措施,包括提高最低工资水平,加班工资免税,并对低收入退休者减免税收。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波及邻国

在此期间,“黄背心运动”已经从法国蔓延到周边其他国家。比利时的抗议者对高税负,食品价格高涨,工资收入和养老金过低表达不满。抗议人群对比利时首相府投掷石块,防暴警察出动高压水龙回击。德国的柏林和慕尼黑也出现类似抗议活动。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平安新年夜

法国的抗议活动一直持续到12月底,尽管参与人数有所回落。一些比较知名的“非正式”运动领导者并未因此灰心丧气,而是在社交媒体上继续鼓舞民众抗争。不少抗议者在新年夜的巴黎穿上黄背心,举行颇有“节日气氛”的和平抗议。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2019:未完待续

2019:未完待续 如果以为“黄背心”就此偃旗息鼓,就大错特错。1月5日,节日之后的第一波抗议活动再次聚集超过5万民众,不过这一数字依然比不上12月的高潮期间。巴黎再次发生警方与民众的冲突,部分抗议者燃烧摩托车,冲击政府机构。马克龙谴责暴力行为,宣称“会实现正义”。

席卷法国的“黄背心运动”

重塑形象

1月6日,数百名女性身穿“黄背心”穿行巴黎市区,以求恢复该运动的和平形象。在游行期间,参与者集体跪下,对运动迄今的10名死难者和众多伤者默哀致意。

李京慧/王凡 (法新社、德新社)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