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欧洲算盘如何打得响

欧盟委员会主席、欧洲理事会主席、欧洲央行行长,欧盟层面上最具实权的三个职位,明年都将面临换届。而德国至少对其中两个要职具有浓厚的兴趣,默克尔或将不得不作出取舍。

(德国之声中文网) 据德国《商报》掌握的消息,默克尔总理更在意欧盟委员会主席的任命,力争由德国人来出任该职位,为此她愿意牺牲欧洲央行行长一职。而此前,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一直是欧洲央行行长的热门人选。

魏德曼是紧缩货币政策的支持者,与当前欧洲央行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形成鲜明反差。不过,近期种种现象显示,欧洲央行有可能不再坚持其极度扩张性政策。德国政府可能不支持魏德曼参与行长角逐的传言,则有可能为上述趋势增添变数。

魏德曼资料照片

《商报》援引德国政府一高层匿名人士的消息称,默克尔现在将欧盟委员会主席一职作为最高优先级。此前,还从来没有德国人担任过欧盟委员会主席或央行行长职务。不过,欧盟委员会的前身--欧洲经济共同体委员会的首任主席(1958-1967年)却是德国人哈尔施泰因(Walter Hallstein),当时的欧共体只有六个成员国,规模不及如今的四分之一。

丢卒保车欧委会主席更重要

德国联邦银行、德国联邦政府都拒绝对人事问题置评。2019年5月举行的欧洲议会大选将会对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产生重大影响。预计在此之前,欧盟各要职的人选问题不会明朗。

通常,欧洲议会内的人民党团以及社会党团会协商决定由谁来出任欧委会主席。但是,明年大选后,这两大党团很有可能无法取得多数席位,从而需要第三个党团来共同协商。

两位政界女强人:默克尔和冯德莱恩

《商报》还披露, 德国政府考虑推荐出任欧盟委员会的人选包括现任德国经济部长阿特迈尔(Peter Altmaier)、欧洲议会人民党团主席韦伯(Manfred Weber)、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等人。该报援引政治、经济圈内人士指出,央行行长看似位高权重,但由于欧洲央行独立运作,原则上不受政治干扰,因此德国通过央行行长来左右欧元区货币政策的空间实际上非常小。相比之下,欧委会主席一职则具备左右欧盟总体经济政策的能力。默克尔本人不久前也强调,德国今后在考虑欧洲问题时,应该更少地从金融视角出发。

南欧国家不喜欢魏德曼

而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则曾在不久前对默克尔表示,如果德国政府决定推荐德国人出任央行行长,他愿意接受这一职位。但是,德国政府方面担心,魏德曼在货币政策上的强硬立场已经招致了南欧国家的反感,因此去争取欧盟委员会主席的职位才是更为稳妥的方案。

就在今年7月,意大利一执政党高官表示,如果魏德曼成为央行新行长,将损害欧洲的团结。在此之前,魏德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多年的危机应对、刺激经济政策之后,新任央行行长必须能够收紧钱袋。

目前的央行行长德拉吉(Mario Draghi)来自意大利,其任期将在2019年10月结束。德拉吉2011年上任前,也面临德国人韦伯(Axel Weber)的竞争。后来,韦伯退出了欧洲央行,成为了瑞银集团的董事长。

德拉吉的任期内,欧洲央行忙于应付欧元区债务危机,推出了史无前例的刺激经济政策。德国联邦银行行长魏德曼是该政策的最主要反对者。

文山/李鱼/(路透社、商报)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法国总统好朋友?

法国总统马克龙尚且算得上默克尔的政治朋友。和默克尔相似,马克龙也担心欧盟的未来,因此寻求在欧洲层面上来解决难民问题。但是,在德国国内,执政伙伴基社盟担心,法国人在难民问题上支持德国,目的是想让德国人在欧元区财政政策上作出让步。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善解人意西班牙?

新上任的西班牙首相桑切斯(Pedro Sánchez)不久前允许一艘载有非洲难民的救难船只靠岸,与民粹主义的意大利政府形成了鲜明对比。桑切斯的人性光芒在当今欧洲颇为难得,他的举动也正合默克尔的意。然而,西班牙首相也明确表示,西班牙在难民问题上亟需帮助。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长袖善舞荷兰人

以贸易立国的荷兰,自然十分重视欧盟内部边界的开放性。在这点上,荷兰首相吕特(Mark Rutte)和默克尔是一致的。然而,在荷兰国内,对移民的敌视情绪也十分高涨。对于没有可能获得政治避难权的难民,吕特想要完全阻止他们进入欧洲。荷兰首相的这种“两手抓”战略,倒是具有成为斡旋者的潜力。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心机算尽希腊人

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联盟属于中右派政党,而希腊总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则是鲜明的左派政治人物,两人之间本应水火不容。然而,齐普拉斯现在却高声呼吁,欧洲应当团结一致来应对难民危机,并且亲自表示对默克尔的支持。有可能在此前的希腊债务危机磋商上,齐普拉斯认识到了默克尔善解人意的一面。同时,齐普拉斯也有可能以此换取德国人在欧元区债务问题上的进一步让步。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邻国丹麦走极端

丹麦首相拉斯穆森(Lars Lökke Rasmussen)并非极端派别政治人物,但是在难民问题上他却持极端立场。丹麦政府对政治避难申请者的吓阻力度为全欧洲所罕见。拉斯穆森也是最早提出在欧盟境外建立难民收容中心的人。他只会支持把难民营建在欧盟之外的欧洲难民方案,并且拒绝接受欧盟内部的难民转移计划。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笑里藏针奥地利

年轻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Sebastian Kurz)总是对默克尔礼敬有加,但是也毫不掩饰他对默克尔自由主义难民政策的抵触态度。库尔茨与默克尔党内反对现行难民政策的人非常热络,互相视为知音。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别无选择意大利

对于默克尔而言,意大利新总理孔蒂(Giuseppe Conte)是最难啃的硬骨头之一。这位无党派政客,其实也受到了执政伙伴的裹胁:内政部长表示,意大利坚决不愿再接收已经从意大利继续逃往德国的难民。这一排外态度,也获得了意大利国内越来越多的民意支持。

默克尔的敌人和朋友

对抗到底匈牙利

这些年来,抨击默克尔难民政策最激烈的人,莫过于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Mihály Orbán)。在他看来,难民是默克尔的问题,不是匈牙利的问题。他压根就没有出席上周日的欧盟各国领导人协调会,他的政治盟友——斯洛伐克、捷克、波兰这三国的领导人也没有出席。这四个国家都坚决反对在欧盟各国间转移分配难民。

相关内容

经济纵横 | 6小时 前

脸书网币计划全球范围遭抵制

时政风云 | 11.06.2019

谁将是特丽莎·梅的继任?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