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走了 谁来执掌基民盟?

安吉拉·默克尔不再竞选蝉联基民盟主席。谁会是继承人?答案很快就会揭晓。

(德国之声中文网)突然间,基民盟那里又有权力可以分配了。默克尔关于无意在今年12月党代会上竞选党主席的令人意外的宣布使有关其后继者的猜测陡然高涨。此前,默克尔始终强调,对她而言,总理和党主席的职务不可分割。她担任基民盟主席18年,其中有13年同时任政府总理。本党在黑森州选举中失去大量选票一事似乎使默克尔意识到,放弃党内权力,或许有助于巩固乃至拯救其摇摇欲坠的总理职务。

秘书长有意上阵

现任基民盟秘书长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率先宣布出马竞选。在周一(10月29日)举行的本党主席团会议上,她明确表示了竞选意向。相关的人事决定将在12月初在汉堡举行的该党联邦代表大会上作出。克兰普-卡伦鲍尔被认为是默克尔亲信。她曾任萨尔州长,直到今年2月,转赴柏林,担任党秘书长一职。从那以来,她致力于在频繁互争的党内派别和不同利益之间调停、斡旋,颇得好评。她迄今最重要的项目是,起草新的原则大纲。在新纲领里,基民盟的保守主义核心内容要得到重新确认;默克尔掌舵时代,基民盟在保守主义的和经济自由派选民那里失去大量选票。作为总理,默克尔肯定乐见克兰普-卡伦鲍尔成为党主席,因为,她俩私交笃深,未来,彼此之间的工作配合料当顺利。

Angela Merkel und 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

克兰普-卡伦鲍尔是默克尔十分信任的政坛新星,曾有“小默克尔”之称

年轻的卫生部长施潘

另一名候选人那里,情况便大相径庭。现任卫生部长延斯·施潘(Jens Spahn)也宣布将参与竞选。现年38岁的施潘多年来均被视为默克尔的批评者、是诟病默克尔领导下的基民盟社会民主主义色彩过于浓厚的所有那些党内同仁的传声筒。尤其是党内经济自由派可以随着施潘的竞选开启德国最后一个全民党的纲领性转折。这一派别多年来感觉自己在欧元拯救政策和难民危机上常遭忽视。因此,尽管施潘相对年轻,很多人相信,他能够胜任党主席这一责任重大的职务。

Angela Merkel und Jens Spahn

卫生部长施潘

出乎意料的候选人

他就是现年62岁的弗里德里希·默尔茨(Friedrich Merz)。多年前,这位法律及金融问题专家退出了联邦政治舞台,并一直是默克尔的尖刻批评者。从2000年起,他担任基民盟和基社盟在联邦议院的联合党团主席,直到2002年被默克尔挤下。2009年以来,他是"大西洋桥梁网络"主席。

Angela Merkel und Friedrich Merz

16年后“卷土重来”的默茨

很多观察家认为,他依旧是党内保守派人士的领导人物。联盟党团"中小企业议员圈"主席、联邦议员冯·施特滕(Christian von Stetten)对关于默尔茨将竞选的报道表示高兴,并指出,作为党主席,默尔茨将使基民盟的成员和支持者们重获失去的自豪感。

政治

默克尔4.0

这是默克尔2017年宣布第四次竞选总理之后漫画家创作的漫画。根据10月29日默克尔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的决定,这第四个总理任期也将是她的最后一个,而且在此任期结束之后,她将不再担任任何政治职务,彻底退出政坛。

政治

宣誓就职

“我将为德国服务”,默克尔在首次宣誓就职时说。她在大选中以微弱的优势战胜了施罗德,在2005年11月22日成为了德国联邦总理。她是担任该职的第一名东德人,也是德国第一位女性总理。

政治

会见达赖喇嘛

在上台初期,默克尔在执政风格上低调谨慎。第一次风波出现在执政第二年:她会见了达赖喇嘛,引发北京不满,明显影响了中德关系。默克尔则没有理会这些顾忌,表现出要为人权发声的意愿。

政治

害怕普京的狗?

很多人议论,默克尔总是理智而冷静的。当普京2007年在索契府邸迎接这位女总理时,显然想要测验一下她的极限。普京找到了默克尔的弱点:她害怕狗。而他让黑色的拉布拉多犬在默克尔身边蹭来蹭去。

政治

拯救欧元

在大部分时候,默克尔不失风度。在2008年金融市场雪崩、影响德国经济时,默克尔开始行动。她决定性地参与了欧元拯救伞计划,以危机经理的面目视人。德国在危机中毫发未损,而对默克尔措施有切身体会的则是以希腊、西班牙为代表的欧盟国家。

政治

开始第二任期

尽管她在2009年选举中的成绩并不漂亮,但她仍得以胜出,在2009年9月27日成功连任。在结束了与社民党(SPD)并不讨喜的大执政联盟后,她开始与理想的执政伙伴自民党(FDP)一起联合执政。

政治

核电政策上的180度大转弯

虽然曾经是一名物理学家,默克尔并没有预见到日本福岛核电灾难,而且一直是核电的拥护者。然而2011年的核泄漏事故后,她180度大转弯,成为了核电的反对者,决定让德国退出核电。

政治

背后的男人

谁能认出他的容貌,谁能辨出他的声音?尽管已经当了十年的“第一丈夫”,默克尔的丈夫绍尔(Joachim Sauer)仍然显得默默无闻。绍尔在1998年与默克尔结婚,本人是一名量子化学家,在柏林洪堡大学任教。

政治

德美友谊危机

这是一个棘手的丑闻。恰恰是德国的第一盟友——美国,对德国政界高层进行监听,即便是默克尔的手机也未能幸免。对于总理府被监听一事,默克尔很久都没有表态——毕竟这无论是在内政还是外交方面,对她而言都是一个高位事故。人们记忆犹新的是她的这句话:“朋友之间的监听是绝对不行的。”

政治

希腊“病人”

默克尔在全球粉丝很多,然而在希腊却是例外。在希腊债务危机的顶峰,她在该国极度不受欢迎、树敌无数。然而这位女总理没有松口:节约、改革、紧缩,她坚持自己对雅典政府的要求。

政治

动容一刻

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决赛场上,平日里拘束、理智的她与德国联邦总统高克一起尽情欢呼。而默克尔和德国足球一样,正处于其最受欢迎的时刻。这幅画面给全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政治

“我们能做到”,真的吗?

在几十万难民通过巴尔干进入德国时,默克尔说,避难权没有上限。她针对难民问题的另一名言是“我们能做到!”这位女总理称自有安排,然而很多德国人如今都开始质疑,“我们真能做到吗?”答案还是未知数。

相关内容

时事评论 | 08.12.2018

评论:默克尔仍然是总理

时政风云 | 18小时 前

默克尔呼吁普京释放乌克兰士兵

时政风云 | 07.12.2018

默克尔如何改变了她的党?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