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到2018 德意志百年沧桑

德国的11月革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前夕由基尔水兵率先发起,它直接导致了德国帝制的结束,但由它孕育出的魏玛共和国却软弱无力,客观上为纳粹上台创造了条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1918年10月底,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意志帝国大势已去,战事已没有扭转的可能。这一形势下,威廉二世皇帝竟然下令皇家海军做最后的拼死出征,上演一场"英雄史诗般的覆灭"。但战争的胜败已定,9月底时,帝国军队最高指挥鲁登多夫(Erich Ludendorff)和兴登堡(Paul von Hindenburg)就向柏林发出战败的报告,告知皇帝战争失败,最好的结局就是同西方盟军达成停火协定。

在军事港口基尔市(Kiel)和威廉港(Wilhelmshaven),德国水兵拒绝执行这个让他们充当炮灰的命令,他们先是哗变,继而发动起义,不仅海军,帝国步兵,不久工人,也都参与进来。11月3日,起义者成立了委员会并提出政治诉求,其中包括:皇帝威廉二世退位、立即结束战争。

 Wilhelm II mit der Heeresleitung, 1917

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中)同军队最高指挥官兴登堡(左)、鲁登多夫(右)于1917年1月

革命的星星之火迅速燎原开来,汉堡(Hamburg)、不来梅(Bremen)、吕贝克(Luebeck)等城市相继成立工人、士兵委员会。当时的德意志帝国是一个松散的联邦制国家,帝国内有26个联邦国,其中22个是君主制,即有一个国王或者大公、伯爵统治。11月7日,巴伐利亚国王率先宣布退位,此后,帝国内的君王小国纷纷崩溃。

11月9日,革命的烽火燃烧到柏林。刚上位不久的代理帝国总理冯·巴登( Max von Baden)宣布了威廉二世退位的消息,然而,皇帝本人当时并不在国内,而是正在比利时,他自己直到当天下午才不得已宣布放弃皇位。

在此之前,当天14点,社民党籍议员赛德曼( Philipp Scheidemann)在帝国议会大厦的一个窗口宣布成立共和国:"我们取得了全部胜利,老一套制度已不复存在。"两个小时后,左派社会主义政治家李卜克内西(Karl Liebknecht)在"革命代表"的支持下,在柏林城市宫殿前也宣布成立"德国社会主义共和国"。

左派阵营的分化

德国的左派阵营因战争贷款在此之前已分野成社民党(SPD)和独立社民党(USPD),在11月9日这天,两党之间的沟壑更加明显地表现出来。道不同,不相为谋。以艾伯特(Friedrich Ebert)和赛德曼为核心的社民党主张建立议会民主制,并认为没有现已存在的社会精英的参与,执政重任将难以实现;而独立社民党则寻求另一条道路。

李卜克内希和罗莎·卢森堡(Rosa Luxemburg)领导的"斯巴达克同盟"是独立社民党内一个激进左派组织,他们以1917年的苏维埃革命为榜样,提出"一切权力归属(工人士兵)委员会"的口号。1918年底,"斯巴达克同盟"脱离独立民主党并成立了德国共产党。由此,德国有了3个左翼政党:社民党、独立社民党和共产党。

12月6日,柏林市在极端左翼起义力量同士兵之间首次展开激烈的街战,与此同时,其他城市也出现武装斗争。德国陷入内战。1919年春季,死者人数已达5000人。罗莎·卢森堡和李卜克内希被极右翼自卫民团逮捕并随即残忍杀害。

社民党同军队结盟

由多数社民党人领导的临时政府同原先的帝国军队结盟,旨在恢复国内秩序,以及反击左派革命阵营的攻击。但这一结盟的结果是,社民党籍的武装部长下令国家军队以及极右翼自卫民团民兵打击左派的工人力量,直到数十年过后,德国的社会主义者都无法原谅德国的社民党人当年的做法。

Berlin: Januarkämpfe 1919

1919年1月政府军在勃兰登堡门上射杀起义者

斯巴达克同盟的起义被镇压后,1919年1月19日,德国选举产生了立法大会即国民议会,社民党(37.9%),天主教中央党(19.7%)以及左派自由的德意志民主党(18.5%)组成联合政府。在这个新成立的国民议会里,极端反共和主义的右派势力以及左派革命党人都处于明显的少数。

魏玛共和国的软弱导致希特勒上台?

当时的柏林动荡不安,政治上非常脆弱,因此,国民议会决定在文化气息浓郁的静谧小城魏玛召开会议,后来,德国的第一个共和国便被称为"魏玛共和国"。魏玛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艾伯特召集了国民议会首次会议,他在开幕词中说,"临时政府感谢革命授予的权力","现在她将这一授权交付给国民议会"。

Hamburg im ersten Weltkrieg

1918年11月7日汉堡饥饿的人们涌到市政府门前

尽管如此,魏玛共和国用今天的眼光看,是一个"没有民主人士的民主制度"。很清楚,在来自左、右两方凶猛的进攻下,在世界经济危机的漩涡中,魏玛共和国很难支撑长久。工人运动的分裂,社会危机的加剧,贫困化蔓延,失业与饥饿,终于几年后在极度的通货膨胀中达到顶峰。此外,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国对战胜国的赔款也压得柏林喘不过气来。按照规定赔款的《凡尔赛条约》,德国在战争结束后的两年半时间里,需赔偿200亿金马克,相当于7000吨黄金,90%的商船也必须当作赔偿交出,而这才是赔偿总数的大约三分之一。

有历史学家认为,1918年11月的革命是一场"停滞的革命",意思是,大地主和大资本家继续享有他们的特权以及政治影响力,保守的官员们仍留在他们的官位上,军队内具有民族主义倾向军官也都毫发未损。

这些针对魏玛共和国失败的分析没有错,但是,毕竟11月革命推翻了一个帝王统治,将德国带上民主的道路。遗憾的是,在德国人的集体记忆里,11月革命是一场失败的尝试,因为由它孕育的魏玛共和国仅在数年之后就形同虚设,毫无行动的能力,这也是它在1933年彻底覆灭的原因,正是在这一混乱中与萧条中,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希特特率领纳粹党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历史

魏玛—歌德和席勒的第二故乡

1919年2月6日至8月21日,德国制宪国民会议在图林根小城魏玛昔日的宫廷剧院召开。423名民选代表面对艰巨的任务:建立临时政府、制定民主宪法并与战胜方盟国签订和平条约。

历史

柏林弥漫火药味

德国在一战中战败,1700万人在这场战争中丧生。同盟国方面指出德国要为挑起战争负全责。德皇流亡国外,在刚刚诞生的共和国,抗议、暴动此起彼伏,内战一触即发。图为1919年5月11日柏林工人的一次示威集会。

历史

帝国议会遭殃

在这种情况下,士兵进驻了柏林的帝国议会,这里无法作为国民会议开会的地点。柏林建筑管理部门1919年5月在一份报告中称,议会大楼内部设施严重受损且污秽不堪,必须先进行彻底消毒和整修,此前无法当作议会工作场所。

历史

移师魏玛

于是议员们将会议地点移至相对宁静的小城魏玛。会场—昔日的宫廷剧院被改名为“德意志国家剧院”。与柏林相比,魏玛易于防守,有数千人守卫,整个市区禁止出入。图为一张1919年发行的明信片。但图片上看不到的是,剧院周围临街房屋的阳台上都有手持机枪的士兵把守。

历史

“亲密无间”

会场空间有限,议员们不得不拉近彼此的距离。会议选举社民党主席艾伯特(Friedrich Ebert)为总统。社民党是议会第一大党,第二和第三大党分别是天主教中心党和自由民主党。这三个党组成了“魏玛联合政府”。1919年7月31日,制宪会议通过了新宪法。

历史

“国家权力来自人民”

魏玛宪法是德国首部民主宪法,起草人是自由派的国家法学家普罗伊斯(Hugo Preuß)。社民党政治家大卫(Eduard David)称有了这部宪法,德国是“世界上最民主的民主国家”,在保守派政治家费伦巴赫(Konstantin Fehrenbach)看来,德国人成了“地球上最自由的民族”。

历史

“先天不足”的宪法

1919年8月11日,总统艾伯特在魏玛附近的施瓦茨堡宫(Schloss Schwarzburg)签署了新宪法。在魏玛共和国,设置总统一职也是作为议会的制衡力量,任期7年,由民选直接产生,拥有广泛的权限。

历史

“没有民主主义者的民主国家”

艾伯特(左)和阿登纳(Konrad Adenauer)是德国历史上关键性的两个政治人物。阿登纳当时还是科隆市长,1945年后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二个民主共和国的首任总理。魏玛共和国失败的原因是,当时德国的普通民众和精英都还没有建立起民主意识。魏玛共和国被称为“没有民主主义者的民主国家”。

历史

没有答案的问题

当艾伯特1919年8月21日对宪法宣誓的时候,没有举行庆典和隆重的仪式。然而还是有很多人聚集在魏玛的剧院广场上。在95年后的今天,人们仍在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是,德国第一部民主宪法的“先天不足”在多大程度上加速了魏玛共和国的衰亡和希特勒的崛起。

历史

魏玛的教训

今天联邦德国政治制度的基础是基本法。与魏玛共和国相比,总统的权限明显被削弱;同时民众通过全民公投直接影响政治决策的可能性也很有限。而政党在塑造政治意愿方面的作用被明确写进宪法。此外,议会设置了5%得票率的门槛,以避免议会党派分裂成许多小党派。在魏玛共和国制宪会议召开95周年之际,柏林市博物馆在2月7日起举办一个专题展览。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