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媒体:中国人到底安的什么心?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来自中国的礼物

是否在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接受中国赠送的马克思雕像,特里尔就此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这座雕像对一些市民来说过于庞大了。也有人担心中国游客会因此潮水般的涌来。图中与雕像同样高的木质版本是一个样品。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马克思如今有多重要?

在2013年,特里尔就庆祝过马克思逝世130周年。艺术家赫尔(Ottmar Hörl)在尼格拉门前放置了500个马克思彩色像。他希望给当前对马克思和其著作的讨论带来启示。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思索中的恩格斯

这座恩格斯的铜像高约4米,“个头”略逊于特里尔的马克思雕像。2014年,这座雕墙在恩格斯出生的城市伍珀塔尔举行了揭幕典礼。这座雕像也是中国制造,是北京政府送出的礼物。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思想上的兄弟

这是位于柏林的马克思-恩格斯雕像。1848年,两人合著的《共产党宣言》问世。1986年,东德政府为“共产主义之父”建立了这座纪念碑。2010年因为工程施工将其迁址。在新家之处,两人眺望的方向有了变化,他们不再望向东方,而是望向西方。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一尊石像

这座巨大的马克思纪念像位于德国东部城市开姆尼茨(Chemnitz)。这个城市自1990年才改为现有的名字,之前该市以马克思命名。1971年落成的雕像有13米高,是世界第二大半身胸像。作品背后用德英法俄四种语言刻着“共产党宣言”中的名句“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要马克思不要俾斯麦

位于德国勃兰登堡州菲尔斯滕瓦尔德的这块纪念石上原先刻的是德意志帝国首相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1945年改成了卡尔·马克思。东西德合并后,纪念石板遭窃。市议会就纪念马克思还是俾斯麦进行了讨论,最后的选择是马克思,自2003年至今再次出现在纪念石上。

细数德国各处的“马克思”与“恩格斯”

存在争议的浮雕作品

莱比锡大学主楼前方的这座大型青铜浮雕作品“起义”上也可以看到马克思。在东德时期,这所大学以马克思命名,雕像在这里已逾30年了。2006年翻新工程时去将其搬走。公众就雕像今后是否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展开了一场辩论,最终支持一方胜利,2008年这幅作品被放置在Jahnallee的校区之内,配有说明文字。

周三的德语报刊评论版,纷纷关注了特里尔接受中国方面捐赠,要在市中心竖马克思雕像一事。也有评论员将目光投向了高度依赖中国的德国大众集团。

(德国之声中文网) 《柏林报》就即将在特里尔竖起的马克思雕像发表了评论。这篇题为"变得阴险的礼物"的文章指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马克思,而在于赠送方偏偏是中国人。

"中国人要给特里尔赠送一具马克思纪念雕像。有必要这样做吗?如今,前往中国的德国人时常能感受到家乡的气息,他们在公园里会偶遇熟悉的身影:马克思和恩格斯。不过,莱茵河沿岸的居民若想见这两位社会主义的奠基人,今后不用再去中国了。伍珀塔尔已经有了一座恩格斯雕像。而在2018年,特里尔之子马克思将迎来200周年诞辰,这座城市因此也将迎来一座马克思雕像。本周,特里尔市议会已经以压倒性多数批准接受这项捐赠。"

伍珀塔尔的恩格斯雕像

"这本来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固然,每个人都对马克思有着自己的看法;但是,作为对现代工业社会作出剖析的理论家,马克思的成就是毋庸置疑的。不过,这具雕像的特殊之处在于:它是一件捐赠来的礼物,而且来自中国。雕像将足足有6.3米高。我们惊呼'哦滴神呐',倒并不是因为天主教底蕴深厚的特里尔要迎来这么一件无神论者的吉祥物,而是因为雕像尺寸硕大,不禁让我们有所怀疑:雕塑家吴为山要在这里搞一个形象工程,这一切其实和真正的马克思思想完全不搭。我们应该就马克思展开讨论,而不是对他进行崇拜。况且,这件礼物来自侵犯人权的大国,而且还总是以马克思、恩格斯的名义压制自由。它现在就好像希腊人送给特洛伊人的那件礼物----那么,我们是否还愿相信,这一切真的都是白送的?"

《法兰克福汇报》则以"依赖中国苟延残喘的德国大众集团"为题,指出要不是中国市场,这家结构效率低下、浸淫在公有制文化中的老牌车企早就难以为继;然而,大众内部各派势力依然在盲目自信的氛围中勾心斗角。

"据《法兰克福汇报》得到的数据,德国大众在中国市场的利润率达到17~18%,即500亿欧元的营业额对应80多亿欧元的利润。不过,该业绩是同中国合资伙伴共同取得的,所以这一重要数字只能悄无声息地埋没在大众集团的财报里。除了这笔业绩之外,大众的核心品牌营业额为1050亿欧元,其利润率只有区区2%。"

"和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对手相比,大众的利润率实在是太低了,低得可笑。大众将利润率目标定在4%;和来自中国市场的数字相比,设定这样的目标未免也太缺乏雄心。尽管如此,在制订目标的过程中依然上演了一出出闹剧。工会方面最好仔细斟酌一下在大众集团中所扮演的角色:自信固然是个好东西,但是最好要有个理由。"

摘编自其他媒体的内容,不代表德国之声的立场或观点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