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还是打异见?新加坡新法惹质疑

随着假资讯问题愈来愈受社会关注,各地政府各出其谋。新加坡也赶上这班列车,但是刚刚通过的新法律惹来多个业界批评,憂心令本已不多的自由空间进一步收窄。

(德国之声中文网) 新加坡国会週三 (5月8日) 以大比数通过《防止网上假资讯及操纵法》(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在野党反对新法,但在国会只佔9席的他们无法阻挡法案通过。

新法要求网上媒体平台修正或移除被政府认定为不实的内容,违法者最重可被判入狱10年或罚款100万新加坡币 (约73.5万美元)。当局也有权要求科技公司,对用于恶意活动的假帐户採取行动。

根据无国界记者公佈的新闻自由度排名,新加坡在180个地区中仅排名第151,落后于大部分东亚和东南亚邻居。

这部法律招致人权团体、新闻和科技业者的批评,质疑进一步收紧言论自由空间。但新加坡法律部长一直坚称新法例不会损害言论自由。当局解释,新加坡因为其国际金融枢纽、种族宗教多元和网络使用广泛的背景,更容易受到假新闻影响。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

寒蝉效应?

新加坡媒体 New Naratif 总编辑韩俐颖 (Kirsten Han) 担心,新法律被政府用作针对社运分子和公民社会。她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们清楚看到,以往政府如何利用藐视法庭罪、诽谤罪对付批评执政党的异见者,现在他们多了一个武器。」她解释﹕「政府拥有很大权力判断何谓假资讯。记者、出版商、脸书和推特用户都会受影响,当局甚至说新法例适用于已经加密的通讯软件,换言之WhatsApp、Telegram、Signal也不倖免。」

韩俐颖也质疑新加坡的假资讯问题并不严重,根本没有必要立法。她说﹕「印度、缅甸的假资讯严重氾滥,甚至导致暴力事件,但新加坡没有此程度的问题。相反,政府非常有效地掌控发佈信息的渠道——当局活跃于社交媒体而且触及面很广,主流媒体也很愿意发放政府的公告。我不认为新加坡存在问题,所以整部法律的力度看来非常不合比例。」

社运人士則担心,新法例赋予政府过大权力过滤资讯。人权观察亚洲区副总监菲尔罗伯逊 (Phil Robertson) 说﹕「此法律将会为东南亚的网络自由带来『寒蝉效应』,而且很可能开启一场资讯战,因为他们企图把其狭窄的定义加诸『真相』之上。」

科技巨头忧心忡忡

新加坡近年来锐意发展为区内的创新科技中心,但多个科技巨头都对这部法律感到十分忧虑。

脸书亚太区副总裁西蒙米尔纳 (Simon Milner) 回应﹕「我们对新法律的忧虑不减,它授予新加坡行政当局巨大权力,迫使我们移除当局视为假讯息的内容,以及向用户推播政府的通知。」他期望当局以「符合比例和可量度」的方式执行法律。

就在去年,脸书和新加坡政府发生冲突。当局认为一则关于国有银行和捲入丑闻的马来西亚IMDB基金的文章「不实和恶意」,但脸书拒绝移除该帖文。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在2017年去世后,现任总理李显龙和兄姊的不和浮上枱面,后者更在脸书上公开指责这位总理滥用权力。

谷歌質疑该法例窒碍创新产业发展﹕「我们仍然担心,这部法律会损害创意和数码资讯成长的生态系统。...重要的是法律如何执行,我们承诺政策制定者合作。」推特希望,新加坡政府考虑公司在谘询期提出的忧虑和建议,并纳入到执行守则当中,特别是对言论自由的影响以及潜在的过度规管。

新聞從業員韩俐颖认为,现有的法律会带来反效果,建议设立《资讯自由法》来对抗假资讯。她解释﹕「很多时候,记者和学者被迫依赖片面的事实进行报导和研究,因为我们无法掌握全盘的资讯。政府拥有所有资料却不常公开它们。如果有了《资讯自由法》,人们可以接触更多资讯,产出更优质的报导和研究。」

她认为﹕「我们应该透过开放来建立信任,我不认为新法律有助于建立信任,因为政府可能利用它审查批评公营机关的意见。」

李芊 (發自台北)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中国:高瑜

曾为德国之声撰稿的中国记者高瑜是异议人士、博客作者和人权活动家。她在中国受到巨大压力。高瑜在2014年被逮捕,并于2015年4月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被判处高达七年的有期徒刑。在国际压力下,她获准出狱但在家中被软禁。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俄罗斯:尼古拉·安德鲁什申科(Nikolai Andruschtschenko)

在圣彼得堡街头,他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不明身份者殴打。2017年4月19日,73岁的尼古拉·安德鲁什申科因伤势严重死亡。这位记者经常撰文抨击破坏人权和刑事犯罪行为。在他最后的一篇文章中,他还在揭露总统普京借助犯罪分子和克格勃的扶持上台的丑闻。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墨西哥:米罗斯拉瓦·布雷西(Miroslava Breach)

2017年3月23日,她在自家门前被杀手枪杀。枪手向其头部连开8枪。布雷西经常报道墨西哥贩毒集团贪污、腐败的罪行。她是今年3月份在墨西哥被杀害的第3名记者。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伊拉克:什法·加迪(Shifa Gardi)

2017年2月25日,女记者希法·加迪在伊拉克北部战争前线死于地雷爆炸。这位伊朗女性任职于埃尔比勒的库尔德新闻电视台,是经常对伊拉克军队与“伊斯兰国”之间的战事进行报道的战地女记者。在摩苏尔地区,已多次发生所谓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绑架,驱逐或者杀害记者事件。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孟加拉:阿维济特·罗伊(Avijit Roy)

阿维济特·罗伊建立了取名“Mukto Mona(自由精神)”的博客群。他自称是“世俗人道主义者”,因此引起孟加拉伊斯兰极端分子的仇恨。罗伊生活在美国。2015年2月他前往达卡参加书展时,宗教狂热分子用刀将他残暴刺死。在孟加拉,经常有持批评性立场的博主被伊斯兰极端分子杀害。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沙特阿拉伯:雷夫·巴达维(Raif Badawi )

这位沙特阿拉伯互联网活动家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和鞭打1000下的酷刑。自2012年以来,雷夫·巴达维便因“侮辱伊斯兰”罪被监禁。在2015年1月,他第一次遭受公开鞭笞。鉴于要求将其释放的全球性运动,当局停止了对他的处罚。他的妻子恩萨夫·海达尔( Ensaf Haidar)和孩子在加拿大获得庇护。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乌兹别克斯坦:萨里扬·阿布杜拉克曼诺夫(Salijon Abdurakhmanov)

自2008年以来,萨里扬·阿布杜拉克曼诺夫便过着铁窗生活。仅以凭空捏造的证据,他便被判处所谓的窝藏毒品罪。记者无国界组织称当局给批评人士扣上窝藏毒品的帽子是为了封其口。阿布杜拉克曼诺夫的“罪行”是:他为独立的网络媒体、美国之音以及其它媒体撰写抨击贪腐、破坏人权和环境的报道。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土耳其:丹尼斯·于杰尔(Deniz Yücel)

土耳其裔德国记者丹尼斯·于杰尔自2017年2月以来被监禁在土耳其的一所监狱。土耳其当局指控这名“世界”报记者进行恐怖主义宣传和煽动,但是却拿不出任何证据。尽管德国爆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仍宣布永远不会释放于杰尔。自2016年7月土耳其爆发未遂政变以来,已经有140多名媒体工作者被逮捕。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阿塞拜疆:默赫曼·胡赛诺夫(Mehman Huseynov)

他出版了社交网络杂志,鞭挞腐败和侵犯人权的行为。胡赛诺夫是阿塞拜疆最普及的视频博主之一。他发起的“追捕贪官”运动矛头指向阿塞拜疆的高级贪官。他因此多次受到威胁,2017年3月被以诽谤罪判处两年监禁。

为维护新闻自由遭受迫害的媒体人

马其顿:托米斯夫·凯萨罗维斯基(Tomislav Kezarovski)

他是东南欧唯一被关押的政治犯:托米斯夫·凯萨罗维斯基令当局不舒服,因为他援引警方内部报告并对另外一名因不明死因的记者展开调查。他在2013年10月的一次令人置疑的庭审中被判处四年半有期徒刑,二审时被判两年监视居住。现在,他正在著书描述他的狱中生活。

关注我们